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 最终部分

大家好,我还没死。

题目太长自己都记不住干脆简短一点。

-----

1962

 

当他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的时候,马格纳斯正在库斯科[1]的街道上漫步,刚沿着曼塔斯街[2]走过拉默塞德修道院[3]。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这声音的鼻音有多重,他注意到的下一件事才是那人在说英语。

 

“我不在乎你说了什么,凯蒂(Kitty)。我坚持我们本可以找到一辆巴士去马丘比丘[4]。”

 

“杰弗里(Geoffrey),纽约没有巴士到马丘比丘。”

 

“哦,是吗,”杰弗里停顿了一下后说到,“如果国家地理学会打算把那可怜的地方放上他们的杂志,那他们至少应该安排一辆巴士。”

 

现在马格纳斯能够看到他们正在走过沿街的拱桥,当你越过钟塔就能看见它。杰弗里有着一个属于永不闭嘴的男人的鼻子。烈日和干燥的空气使得它有些蜕皮,他白色的裤子那曾经挺拔的边缘也像濒死的花朵一样枯萎着。

“还有就是当地人。”杰弗里说,“我曾希望我们能拍到一些好照片。我本以为他们会更加色彩丰富一些的,你不觉得吗?”

“就像他们没在这儿供你娱乐似的。”马格纳斯用西语说到。

凯蒂闻言转身,马格纳斯看到了一张嘲笑的小脸以及宽大的草帽沿下卷曲的红发。她的嘴唇也卷曲着。

 

杰弗里在她转身的时候也转身了。

 

“噢,干的好,老姑娘。”他说,“就是这个,他就是我说的色彩丰富。”

 

这倒确实没错。马格纳斯戴着超过一打颜色各异的围巾,还把它们像奇幻彩虹似的仔细的排列缠绕在身上。但马格纳斯对杰弗里的观察力一点儿都不感冒,因为他显然无法想象任何一个棕色皮肤会有可能是跟他一样的游客。

 

“我说,伙计,你想来张你的照片吗?”杰弗里问。

 

“你个蠢货。”马格纳斯对他说,脸上笑容明媚。

 

马格纳斯说的依然是西语。凯蒂在大笑中呛到,转而咳嗽起来。

 

“问问他,凯蒂!” 杰弗里用一种鼓励狗狗做个花巧似的语气说到。

 

“我代他道歉。”她用不太流利的西语说到。

 

马格纳斯微笑起来,然后用一个夸张的姿势伸出了手臂。凯蒂跳过被时光打磨地光滑如水的石板,抓住了他的胳膊。

 

“噢,迷人,迷人。母亲会喜欢这些镜头的。”杰弗里满腔热情地说到。

 

“你是怎么能容忍他的?”马格纳斯问到。

 

凯蒂和马格纳斯像明星一样光芒四射——露齿而笑,心醉神迷,完全虚假。

 

“确实有些困难。”

 

“让我来提供一个替代方案,”马格纳斯在咬紧牙关的笑容中说到,“跟我一起逃走。就现在。那会是最棒的冒险,我向你保证。”

 

凯蒂盯着他看。杰弗里转过身去,想要寻找一位能帮他们拍点合照的人。在杰弗里身后,马格纳斯看到凯蒂开始缓慢且愉悦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噢,好啊,为什么不呢?”

 

“棒极了。”马格纳斯说。

 

他旋过身并抓住了她的手,然后他们一起跑了起来,大笑着,沿着太阳照耀下的街道。

 

“我们最好跑得飞快!”凯蒂大叫道,她的声音因为冲刺而气喘吁吁,“他一定很快就会注意到的,因为我偷了他的手表。”

 

马格纳斯眨了眨眼,“啥?”

 

他们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听起来像是令人不安的喧闹。马格纳斯因为几乎不是他自己的过错,对于警/察被召唤的声音和紧随追捕的声音多少有几分熟悉。

 

他拉着凯蒂进入了一条小巷。她依然在大笑,同时开始解开衬衫的纽扣。

 

“这也许能够让他们晚点才意识到,”她嘀咕着,珍珠母的纽扣已经打开到能够看见祖母绿和红宝石们突然的闪光,“我还偷了他母亲的珠宝。”

 

她给了马格纳斯一个漂亮的笑容。马格纳斯不禁大笑起来。

 

“你欺骗过很多恼人的富家子弟吗?”

 

“还有他们的母亲们。”凯蒂说,“我本可以拿走他们全部的家财,或者至少全部的银器,但是有一位帅气的男士邀请我和他一起逃跑,所以我想,管他呢[5]。”

 

追捕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你会很高兴你跑了的,”马格纳斯告诉她,“既然你给我看了你的,我想我也该给你看看我的才公平。”

 

他打了个响指,以确保制造出蓝色的火花来震撼这位女士。凯蒂足够聪明,所以她在第一个追捕者扫了一眼小巷就继续往前跑的时候,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们看不见我们,”她喘着气说,“你让我们隐形了。”

 

马格纳斯挑了挑眉毛,做出一个炫耀的姿势。“如你所见,”他说,“他们看不到。”

 

马格纳斯看到过人类因他的魔法而震惊,害怕,以及惊喜。凯蒂则将她自己丢入了马格纳斯的怀抱里。

 

“告诉我,帅气的陌生人,”她说,“你对魔法犯罪的生活是什么看法?”

 

“听起来像是一段冒险。”马格纳斯说,“但你得向我承诺一些事。承诺我们总是偷窃那些刺激的家伙,并且把所有现金都花费在酒宴和无用的小饰品上。”

 

凯蒂亲了亲他的嘴唇,“我发誓。”

 

他们相爱了。但他们相爱的时间没有到一个凡人的一生。只有一个夏季,一个充满欢笑,逃跑和被几个不同国家依法通缉的夏季。

 

最后马格纳斯在那个夏季最钟爱的记忆是一张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照片:在杰弗里相机中的最后一张照片,一位缠绕着鲜艳色彩的男士和一位女士躲在一件白色的衬衫下,双双因为一个他不知道的笑话而微笑着。

 

马格纳斯突然转业从事犯罪生活虽然足够让人震惊,但也不是他被禁止进入秘鲁的原因。秘鲁高级巫师议会秘密集会了一次,在几个月之后一封禁令从秘鲁发出,寄给了马格纳斯,宣布他因为“不能说的犯罪”而被禁止进入秘鲁,违令则以死刑论处。尽管他有所质询,但他从来没有收到过为什么他被禁止进入的答案。直到现在,到底是什么让他被禁止进入秘鲁仍然是——并且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

[1] Cuzco库斯科,秘鲁南部城市

[2] Calle Mantas 曼塔斯街

[3] convent of La Merced 拉默塞德修道院

[4] Machu Picchu马丘比丘,位于库斯科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印加遗迹,秘鲁著名旅游景点。

[5] 原文What the hell

------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接下来翻第三章,恩,还继续的。

以及我看到真爱之路那个有人翻了,我是不是可以弃了呀(毕竟懒癌末期

评论(2)
热度(15)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