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三章 - 吸血鬼,司康饼,以及埃德蒙·海伦戴尔 Part 1

第三章 - 吸血鬼,司康饼,以及埃德蒙·海伦戴尔(Vampires, Scones, and Edmund Herondale)[Part 1]

*估计能看到这篇的都知道看前注意是啥了,不知道的翻翻我lof给我增加点击也好的(ni

*本章是主Magnus/Lady Camille

-------------

伦敦,1857

 

自法国大革命的不幸事件之后[1],马格纳斯产生了一些针对吸血鬼们的偏见。这些不死族总是会杀死某人的从仆并让某人的宠物猴陷入危险之中。巴黎的吸血鬼氏族仍然因为他们之间的小误会向马格纳斯发送一些粗鲁的消息。吸血鬼们总是比所有技术上来说活着的生物记仇更久,而且每当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就会用谋杀来发泄。总的来说,马格纳斯还是希望他的同伴能不那么嗜血——不是双关。

 

吸血鬼们会犯下比谋杀更为严重的罪行也是事实。他们对时尚犯罪。当一个人成为永生,他容易忘记时间的流逝。然而,这也不能当作戴着一顶最后流行在拿破仑一世时期[2]的软帽的借口。

 

不过马格纳斯现在开始觉得他不予考虑一切吸血鬼的决定可能有点仓促了。

 

卡蜜儿·贝尔库夫人(Lady Camille Belcourt)是一位极为迷人的女士。她的打扮也绝对能称之为时尚。她穿着一条可爱的圈环裙,七层蓝色塔夫绸的荷边沿着她的椅子垂落,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从闪光的蓝色小瀑布中升起一般。只有不多的布料在她胸口周围,她的胸部苍白,并且有着珍珠般的弧度。唯一打破胸口弧度那完美的苍白和颈部的柱形的,是一条黑色的天鹅绒缎带和围聚在她面颊周围的闪亮长卷发。一缕长卷发长到垂落在她锁骨精致的弧度上,这让马格纳斯的视线再次看向——

 

说真的,每一条曲线都指向卡蜜儿夫人的胸部。

 

这是条设计完美的裙子。这也是个设计完美的胸部。

 

卡蜜儿夫人如同她的美貌一般善于观察,她观察到马格纳斯在观察她,然后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成为暗夜生物令人难以置信的一点,”她低低地吐露道,“是一个人永远不需要穿着任何晚礼服之外的服装。”

 

“我之前从来没想到过这点。”马格纳斯深受震撼地说。

 

“我当然欣赏多样化,所以我抓住一切机会更换服装。我发现在一个冒险的夜晚有很多场合能让一位女士脱掉她的衣服。”她前倾了一点,一只苍白光滑的手肘靠在了暗影猎人的红木桌上,“有人告诉我你是一位知晓有关冒险之夜的事情的男士。”

 

“我的夫人,跟我在一起,每晚都是一场冒险。请您继续进行你那关于时尚的演说,”马格纳斯迫切地说,“这是我最爱的话题之一。”

卡蜜儿夫人露出一个微笑。

 

马格纳斯谨慎地降低了一点儿声音,“或者如果你想的话,请您继续说脱衣服的事。我相信那是我在所有话题中最喜爱的一个。”

 

他们紧挨着坐在暗影猎手伦敦学院的长桌边。执政官,一位负责主持流程的无趣拿非力人,正在嗡嗡地絮叨着那些他们希望巫师们能够以优惠价格提供的咒语,还有那些他们认为吸血鬼和狼人们应有的正确行为。马格纳斯没听出这些“条款”中有任何一点有利于暗影魅族的地方,但他确实听懂了为什么暗影猎人们那么热切的想要通过它们。

 

他还是后悔同意来到伦敦和它的学院让暗影猎人们浪费他宝贵的时间了。那位议长,马格纳斯相信他的名字是摩根傻坐(Morgwhatsit[3]),看起来热恋着他自己的声音。

 

尽管事实上他已经停下了讲话。

 

马格纳斯把目光从卡蜜儿身上移开,然后看见了很难让人愉快起来的议长——他看起来满脸都写着否决法令,跟他身上的如尼文一样严酷——正在盯着他。“如果你和这位,这位吸血鬼女士能够暂时停止你们的调情——”他用一种尖刻的声音说到。

 

“调情?我们只是纵情于一些不雅的对话而已,”马格纳斯用一种被冒犯了的口气说到,“当我开始调情的时候,我保证整个屋子都会知道的。我的挑逗,震撼所有[4]。”

 

卡蜜儿大笑道,“多棒的韵律.”

 

马格纳斯的笑话似乎让桌上所有暗影魅族躁动的不满都释放了出来。

 

“我们除了自己聊天还能干什么?”一位[5]狼人小伙子问到。他很年轻,但他有着一双狂信者的浓绿色的眼睛和一张削瘦但充满决心的狂热者的脸,他是那种看起来确实有实力的人。他的名字叫拉尔夫·斯科特(Ralf Scott)。“我们已经来这儿三个小时了,但却没有得到任何说话的机会。你们拿非力人把所有的言都发完了。”

 

“我无法相信,”阿拉贝拉(Arabella),一条在迷人贝壳上迷人人鱼,插嘴道,“我游上泰晤士河还同意被滑轮拖出来放进一个玻璃制的大水族箱就是为了这个。”

 

她说得相当响亮。

 

甚至连摩根傻坐看起来都受到了惊吓。为什么,马格纳斯想知道,暗影猎人们的名字都那么长,而巫师们总是用一个音节就能给自己取一个美妙的姓?长名字代表着绝对的自负。

 

“你们这些可怜的家伙应该对能够身处伦敦学院感到荣幸,”一位叫做斯塔克韦瑟(Starkweather)的银发暗影猎手咆哮道,“我是不会让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进入我的学院的,除非是我带着穿有你们那肮脏的头颅的尖矛。安静,然后让优于你们的人替你们说话。”

 

紧接着是一段令人极度尴尬的停顿。斯塔克韦瑟环视着四周,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卡蜜儿身上。好像她并不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好像她可以成为他功勋墙上一件精致的战利品。卡蜜儿的眼睛看向了她的领袖和朋友,一位头发苍白的吸血鬼阿列克谢·德·昆西(Alexei de Quincey),但他并没有回应她无声的诉求。

 

她的皮肤是凉的,但她的手指与他的相当契合。他看见拉尔夫·斯科特看了过来,脸色苍白。他比马格纳斯想象得还要年轻。他的眼睛很大,是玻璃绿的,透明到能够让他所有的情绪都流露出来,涌现在他削瘦的脸上。它们固定在卡蜜儿身上。

 

有趣,马格纳斯想,然后他把这段观察记了下来。

 

“和平条约是注定的,”斯科特有意把声音拖慢说到,“这意味着我们都注定会有机会发声。我现在已经听懂了和平会有利于暗影猎人。我希望现在能开始讨论它会如何益于暗影魅族。我们能在议会得到一席之地吗?”

 

斯塔克韦瑟噎住了。一位暗影女猎手急忙站了起来,“天哪,我想我的丈夫对于发表演讲过于激动了,所以才没有提供点心,”她大声地说到,“我的名字是阿玛莉亚·摩根斯坦(Amalia Morgenstern)。”哦,是这个,马格纳斯想。摩根斯坦。讨厌的名字。“所以有什么我可以提供给你们的吗?”女人继续说到,“我可以马上按铃女仆过来。”

 

“注意,别给犬类吃生肉。”斯塔克韦瑟窃笑着说。马格纳斯看见另一位女猎手也在掩嘴偷笑。拉尔夫·斯科特坐了下来,脸色苍白,身形僵直。他是暗影魅族聚集在今日此处的推动者,也是唯一个愿意参会的狼人。甚者连他自己的弟弟,伍尔西(Woolsey),都站在远处。他在踏上学院门前的台阶时就与拉尔夫分开了,漠不关心地甩着金色的长发还向马格纳斯眨了眨眼。(马格纳斯对此也觉得,有趣。)

 

仙灵们断然拒绝了出席,因为女王自己反对这个主意。马格纳斯则是唯一到会的巫师,因为议会知道他和无声圣者(Silent Brothers)之间的联系,并迫使拉尔夫追踪到了他。虽然马格纳斯自己对于尝试与暗影猎人共筑和平并不抱有太大期望,但他还是不想看到这个男孩儿飘渺的愿望沦落至此。

 

“我们是在英国,对吧?”马格纳斯问到,他对着阿玛莉亚露出了一个迷人笑容,对方似乎有些慌张,“如果我们能有些司康饼,我会很开心的。”

 

“哦,当然。”阿玛莉亚说,“而且得配上一些奶油块,必须的。”

 

马格纳斯凝视着卡蜜儿,“我最渴望的一些记忆中包含着奶油捆绑和美丽的女士。”

 

马格纳斯享受让暗影猎人感到震惊愤慨。而卡蜜儿看起来也同样享受这个。有那么一会儿,她绿色的眼睛里盈满了愉快的满足,就仿佛一只偷了腥的猫儿。

 

阿玛莉亚按响了铃。“在我们等待司康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听完尊敬的罗德里克(Roderick)剩余的演讲!”

 

这导致了一段震惊的沉默,在静默中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而清晰的喃喃自语。

 

“慈悲的天使,请给我力量去忍受…”

 

罗德里克·摩根斯坦——马格纳斯认为他确实活该拥有这么一个听起来像是山羊咀嚼沙砾的名字——高兴地站了起来继续演讲。阿玛莉亚试图从她的位置上悄悄站起来——马格纳斯本可以告诉她环裙和剑鞘的搭配是注定要失败的——然后走向大门,打开了它。

 

几个年轻的暗影猎人跌进了屋子,像小狗们相互摔倒在了别只身上似的。阿玛莉亚在这戏剧般的意外前瞪圆了眼睛,“你们到底——”

 

尽管暗影猎手有着天使赐予的敏捷,也只有一个人成功优雅地落了地。那是一个男孩儿,或者说一位年轻的男士。他单膝跪地落在阿玛莉亚面前,好像正在跟朱丽叶求婚的罗密欧。

 

他有着一头纯金的、毫无基底金属的硬币色的头发,他脸部的线条也跟蚀刻在高贵的硬币上的肖像一样干净优雅。他的衬衣在窃听期间变得有些不整,被拉扯开的衣领露出了画在他白皙皮肤上的如尼文的边缘。

 

他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他的眼睛。它们是会笑的眼睛,欢乐且温柔:他们是天堂的天空中正在滑向夜晚的灿烂浅蓝,那是个天使们在亲切和蔼了一天之后也会想要犯罪的时刻。

 

“我不能再忍受和你分开更久了,亲爱的、最亲爱的摩根斯坦夫人,”那个年轻的男人把自己放在了阿米莉亚的手里,“我渴望您。”

 

他故意卖弄着他金色的长睫毛,而阿玛莉亚·摩根斯坦立刻降低了怒气,红着脸低下头笑了。

 

马格纳斯总是对着黑发有着坚定不移的喜好。但现在看来命运似乎决定要让他扩展一下视野。要么就是那样,要么就是全世界的金发都提前同谋好了要突然都变得好看。

 

“抱歉,贝恩?”罗德里克·摩根斯坦问到,“你有在听吗?”

 

“我很抱歉,”马格纳斯礼貌地说,“有位有着难以置信的魅力的人刚刚进入了房间,所以我停止将注意力放在你所说的话上了。”

 

这可能是个欠考虑的评价。暗影猎人的长老们,从秘会来的代表,全部表现出了对任何一个暗影魅族对他们的年轻一辈表现出兴趣的惊恐和慌张。拿非力人对于转化的和偏离的行为有着相当固执的观念,毕竟他们是一个以挥舞大型武器和评价一切他们遇到的人为首要职业团体。

 

同时,卡蜜儿看上去似乎是觉得马格纳斯比她以前认为的更有趣了。她在他和那位年轻的暗影猎人之间来回扫视,然后用戴着手套的手掩着嘴笑了起来。

 

“他挺讨人喜欢的。”她悄声对马格纳斯说。

 

马格纳斯看着阿玛莉亚嘘声赶走了那些年轻的暗影猎手——那个金发男孩,一位年纪大一些的有着厚厚的棕发和明显的眉毛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位黑眼睛的小鸟似的女孩。女孩儿看起来才刚刚学步没多久,她越过阿玛莉亚的肩膀,用一种清晰的疑问语调向伦敦学院的领袖,一位阴暗的名叫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Granville Fairchild)的男人,叫到,“爸爸?”

 

“离开,夏洛特(Charlotte)。你知道你的职责。”费尔柴尔德说。职责优先于一切;这是战士的处世之道,马格纳斯反思着。当然职责也优先于爱。

 

已经是个负责的暗影猎手的小夏洛特顺从地小跑着离开了。

 

卡蜜儿低低的声音唤回了马格纳斯的注意力,“我想你应该不愿意与他分享的吧?”

 

马格纳斯回给她一个微笑,“用餐的话,不。你是指这个吗?”

 

卡蜜儿大笑了起来。拉尔夫·斯科特发出了一声不耐烦的噪音,但是被正在烦躁地与他低语的德·昆西用嘘声示意安静;罗德里克·摩根斯坦不满的抱怨盖过了噪音,他显然很想继续他的演讲——然后点心终于被女仆用银色的茶碟端上来了。

 

阿拉贝拉抬起了一只手,在她的水族箱里剧烈的晃动着。

“请过来一下,”她说,“我想要一块司康。”

---------------

[1] 是指第二章The Runaway Queen的故事,但不影响后面的阅读

[2] 拿破仑一世,即拿破仑·波拿马(1769-1821,执政到1815),所以在1857戴拿破仑一世时期的帽子大概就跟现在有人穿着70年代的衣服差不多那个感觉

[3] 又一次记错名字的我巫,虽然可能这次是故意的,演讲的议长是个Morgenstern,对就是老瓦的那个Morgenstern

[4] 原文:My flirtations cause sensations 是有韵的,所以下文卡蜜儿才会说多棒的韵律。希望我这样翻译能表现出这一点,虽然我也知道这个口号有点蠢。

[5] 那个....所以狼人应该是一匹还是一个还是一位?(。

---------------

我觉得第三章可能五六次能更完吧,每次多发点不然愚蠢的我记不住一共多少部分。昨天刚从外面回来,所以之后会有几天都有空了,尽量多更点证明我还活着哈哈哈。以及《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合集链接: http://pan.baidu.com/s/1eSqyIg6密码:pwms

^虽然我觉得其实也没人想要。好了好了,溜了溜了。

评论(7)
热度(2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