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三章:吸血鬼,司康,以及埃德蒙·海伦戴尔 (Part3)

*前文请戳头像,或者直接搜文章“贝恩纪事”

*本节又名:“Magnus才是真正的万人迷!”或者“一个熊孩子的成长史”(bushi

------------------------


他们还并没有走离圣詹姆斯街多远,马格纳斯就停下了复述在秘鲁发生的某个小插曲。因为他感觉到身边的埃德蒙转成了警戒的姿势,他那副天使健将的身体上所有的线条都突然紧绷了起来。这让马格纳斯无法控制地想到了一条听见灌木中小动物声响的猎犬。

 

马格纳斯循着埃德蒙的目光看去,直到看见暗影猎手的目标:一位戴着圆顶礼帽的男士,他的手稳稳地扶在一辆四轮马车的厢门上,看起来正在与马车里的人争执。

 

这已经野蛮到让人震惊了,但片刻后事情变得更糟了。那个男人抓住了一位女士的手臂。她穿着朴素,看起来像是一位侍女或者某位夫人的女佣。男人试图用蛮力将她从马车中拽出来。

 

如果没有马车中另一人的干预,他本是可以成功的。那是一位娇小的、肤色黝黑的夫人,她穿着一身礼服,听摩擦声材质像是丝绸,而她的声音则亮如惊雷。

 

“放开她,你这恶棍!”那位夫人说到,她用自己的软帽抽打着男人的手。

 

男人惊讶于意料之外的攻击,放开了那位女士。但他的注意力转向了那位夫人,并抓住了她拿着软帽的手来代替。那位女士发出了一声更像是愤怒而非惊恐的大喊,然后打上了男人的鼻子。男人的脸因为击打而稍稍偏转了一下,这让马格纳斯和埃德蒙都看到了他的眼睛。

 

那双明亮地毒绿色眼睛中是不容错认的空洞。恶魔,马格纳斯想到。一只恶魔,一只饥饿的恶魔,正在伦敦的大街上试图从一辆马车里绑架女人。

 

一只恶魔,一只非常不幸的恶魔,因为它正当着一位暗影猎手的面在做这件事。

 

但马格纳斯也确实想到了一般暗影猎手都是组团狩猎的,而且现在埃德蒙已经喝醉了。

 

“很好,”马格纳斯说,“让我们来暂停一下,然后想一想——哦,你已经跑出去了。真棒。”

 

他看到埃德蒙的外套被脱掉丢在了地上,在卵石路上团成了一小堆,而且他的帽子正在边上优雅地旋转着。

 

埃德蒙在半空中翻了个跟斗,利落地跃到了马车顶上。与此同时,他从衣服的暗褶中抽出了武器——两条他曾说起过的鞭子——在夜空中划出两道灼热光弧。他精准地挥舞着它们,它们的光唤醒了他蓬发中金色的火焰,并将白炽投映在他深刻的特征上。在这光线下,马格纳斯看到他的面容由一位爱笑的男孩变为了一位神情严肃的天使。

 

一条鞭子像一位正在和女士跳华尔兹的绅士的手那样缠住了恶魔的腰,另一条则像钢丝一般紧紧锁着它的喉咙。埃德蒙一拧手,恶魔便旋转着摔倒在了地上。

 

“你听到这位夫人说的了,”埃德蒙说,“放开她。”

 

恶魔咆哮着从马车处跳起,它的牙齿也突然间增加了许多。马格纳斯抬起手让厢门飞快地合上,这使马车向前颠簸了几步,尽管车夫并不在车上(大概是被吃了),而且暗影猎手还站在车顶。

 

但埃德蒙并没有失去平衡。他像猫儿一般稳健地跳下马车,将鞭子抽在了幻象恶魔[1]的脸上,让它又飞了回去。埃德蒙落地时正将一只脚踩在恶魔的喉咙上。马格纳斯看见那家伙开始翻滚,他的轮廓开始模糊,进入了一种变形状态。

 

他听见马车厢门被打开的嘎吱声,然后看见了那位刚才打了恶魔的女士正试图从相对安全的地方来到闹恶魔的街道上。

 

“夫人,”马格纳斯抢先说到,“我必须劝告您请勿在屠魔进行期间离开马车。”

 

她直视着他的脸。她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好像是在黑夜降临前的天空的颜色;她的黑发从精致的头饰中滑下,好像是无星的黑夜。尽管她美丽的双眸睁得很大,但她看起来并不害怕,她曾用来击打恶魔的手也依然紧握着拳头。

 

马格纳斯无声地起誓今后一定要多来伦敦,因为他现在遇到的是一群最可爱的人。

 

“我必须去帮助那位年轻人,”那位女士用一种轻快地,音乐般的嗓音说到。

 

马格纳斯扫了一眼埃德蒙。他刚好被丢到了墙上还流了不少血,但正咧嘴笑着,一手扼住了恶魔,另一手从靴子中摸出了一把匕首。

 

“别紧张,亲爱的女士。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马格纳斯正说着,埃德蒙已经将匕首放回了原处,“我说什么来着。”

 

恶魔在死亡的痛苦中咯咯地挣扎扑动。马格纳斯决定忽略身后的喧闹,并向两位女士鞠了华丽的一躬。这似乎并没有安慰到女仆,她瑟缩在马车凹陷的阴影处,并试图脸朝前爬进一袋头巾之中。

 

有着闪亮黑檀色头发和堇色双眼的夫人则松开了紧握着厢门的手,并将手递给了马格纳斯。她的手小巧,柔软并且温暖;她甚至没有丝毫颤抖。

 

“我是马格纳斯·贝恩,”马格纳斯说到,“遇到生命危险需要援助请随时召唤我,或者如果亟需护送至一场画展可以。”

 

“蕾妮特·欧文斯(Linette Owens),”那位女士微笑着说,她有着一对儿甜美的酒窝。“我听说过首都有许多危险,但这次的看起来过分危险了。”

 

“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一定是陌生且吓人的。”

 

“那是一只邪恶的精灵吗?”欧文斯小姐问到。她平稳的视线对上了马格纳斯惊讶的表情,“我是从威尔士来的,”她说,“我们依然相信古老的传统和民间的传说。”

 

她仰起头仔细地打量着马格纳斯。她戴在夜色发辫上的皇冠看起来对于这般小巧的脑袋、或者这般纤细的脖子来说太过沉重了。

 

“你的眼睛…,”她慢慢地说到,“我相信你一定是一位好精灵,先生。至于你的那位伙伴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马格纳斯回头看向他的伙伴,他都几乎要忘了他还在那儿了。恶魔在埃德蒙的脚下变为黑暗和尘土。随着他的敌人完全地、确实地消失,埃德蒙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马车。马格纳斯注意到埃德蒙的金色魅力火花在他看到蕾妮特的一瞬间就点燃了,并从烛火一跃成为了太阳。

 

“我是什么?”他答到,“我是埃德蒙·海伦戴尔,并且,我的女士,我总是且永远乐意为你效劳,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

 

他微笑着,那笑容是缓慢且具有毁灭性的。在午夜后黑暗狭窄的街道上,他的眼睛好像是盛夏。

 

“我并不是想表现得毫无教养或是毫无感恩之心,”蕾妮特•欧文斯说,“但是你是个危险的疯子吗?”

 

埃德蒙眨了眨眼。

 

“我想我必须指出,你走在街上的时候居然武装到了牙齿。你原本就预计到今晚会和怪兽搏斗吗?”

 

“准确的说不是‘预计’。”埃德蒙说。

 

“那你是个刺客吗?”蕾妮特问,“你是个过分狂热的士兵吗?”

 

“夫人,”埃德蒙说,“我是个暗影猎手。”

 

“我对这个世界不太熟悉。你会魔法吗?”蕾妮特问到,并且将她的手放在了马格纳斯的袖子上,“这位绅士就会魔法。”

 

她给了马格纳斯一个肯定的微笑。马格纳斯感到极为满足。

“很荣幸能有所帮助,欧文斯小姐。”他低声道。

 

埃德蒙看起来好像是被鱼甩了脸。

“我当然——我当然不会魔法!”他语无伦次地说到,听起来就像是位暗影猎手被某个主意吓坏了那样。

 

“哦,好吧,”蕾妮特显然相当失望地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不得不依靠我们拥有的生活下去。我感激您,先生,你从无法形容的命运中拯救了我和我的朋友。”

 

埃德蒙感到得意,在这种愉悦中他说起话来有些鲁莽。“不用在意。能护送你回家是我的荣幸,欧文斯小姐。晚上摩尔帕[2]附近的街道对于女士们来说可以是相当危险的。”

 

三人间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你是说帕尔摩吗?”蕾妮特浅笑着问到,“我不是那个被烈酒扰乱心神的人。相反地,需要我护送你回家吗,海伦戴尔先生?”

 

埃德蒙•海伦戴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马格纳斯怀疑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而且可能是有益于他的那种。

 

欧文斯小姐从埃德蒙稍稍转向马格纳斯。

 

“我的侍女,安加拉德(Angharad),和我是从我在威尔士的房产那边旅行过来的,”她解释到,“我们是过来和我的一个远亲共渡初夏[3]的。我们经过了一段冗长而疲惫的旅途,所以我希望相信我们能够在天黑之前到达伦敦。但是我太过愚蠢和鲁莽了,而且这也让安加拉德极承受了痛苦。你的帮助是无价的。”

 

马格纳斯能够从蕾妮特·欧文斯告诉他的事中领悟到比这位女士实际说出来的更多的东西。她没有说她爸爸的房产而是说她自己的,语气随意,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作为物主。再结合她裙装价格高昂的材料以及她正在承受着什么,马格纳斯确定了:这位女士是位继承人,并且不是简单的某笔财产的继承人,而是某处房产的继承者。她谈论威尔士的方式让马格纳斯觉得这位女士并不希望她的土地被一些管家远程照料。但舆论一定认为一处房产在一位女士——特别是一位如此年轻如此美丽的女士——的手中是一桩丑闻、一种耻辱。舆论也一定期望她结婚,这样她的丈夫就可以管理房产,同时拥有土地和这位女士。

所以她来到伦敦一定是因为威尔士的求婚者不符合她的品味,而她想要在伦敦找到一位丈夫跟她回到威尔士。

她是来伦敦寻求爱情的。

 

马格纳斯对此能够有所共鸣。他清楚地知道爱情并不是上流社会的婚姻契约中的一部分,但蕾妮特·欧文斯似乎有她自己的想法。他想她可能有个目标——一纸正统的婚约,一个对的男人——并且她将会完成它。

 

“欢迎来到伦敦。”马格纳斯对她说。

 

蕾妮特在敞开的马车中行了一个小小的屈膝礼。她看向马格纳斯身后,眼神变得柔和。马格纳斯回头看去,埃德蒙正站在那儿。一条鞭子还缠在他的手上,好像他正在用那玩意儿安抚自己似的。马格纳斯不得不承认在帅到没边的同时还能表现得那么忧郁真的是个技术活儿[4]。

 

蕾妮特明显屈从于了内心的仁慈,然后走出了马车。她走过卵石路,站在了被遗忘年轻暗影猎手面前。

 

“我为我刚才的表现道歉,如果我有些粗鲁、或是从任何意义上暗示了你是个…愚蠢的人[5]的话。”蕾妮特说,同时巧妙的选择了没有将最后一部分翻译过来。

 

她伸出了手,埃德蒙也伸出了他的,手掌朝上并且鞭子还缠在袖子下的手腕上。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渴望的率真;这一刻突然有了重量。蕾妮特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放在了他的手里。

 

“我非常感激你从可怕的命运中拯救了我和安加拉德。我真的非常感激,”蕾妮特说,“如果我之前表现的毫无感恩之心,我再次道歉。”

 

他低头看向她,这次没有再挑弄他的眉毛,脸上只有直率和真诚。

 

这一刻有了改变。埃德蒙的认真和谦逊的诚实做到了眉毛和意态无法完成的事,正是这点让蕾妮特迟疑了。

 

“你可以到伊顿广场(Eaton Square)26号的卡洛琳·哈考特(Caroline Harcourt)夫人家来探访我,”她说,“如果你明早还想的这么做的话。”

 

蕾妮特收回了她的手,埃德蒙在一瞬间的犹豫后放开了她。

 

蕾妮特在登上马车前按了按马格纳斯的手臂。她依然跟之前一样亲切美丽,但她举止中的某些东西已经改变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请来探访我,贝恩先生。”

 

“听起来不错。”

 

马格纳斯扶着她的手帮助她进入马车,并用一个轻盈优美的动作松开了她。

 

“哦还有,海伦戴尔先生,”欧文斯小姐带着笑意从马车窗探出了她可爱的脑袋,“请把你的鞭子们留在家里。”


马格纳斯做了个赶马的小动作,极小的天蓝色火花在他指尖舞动着。马车在没有车夫的情况下启动了,并沿着伦敦的街道渐渐远去。


-----------------------------


[1] 原文Eidolon Demon,也就是各种shape-shifter的统称.

[2] Mall Pall,因为埃德蒙喝醉了所以这是错误的名称。正确的应该是Pall Mall,即下文中蕾妮特说的帕尔摩。

[3] 伦敦初夏社交季=London Season

[4] It was a feat to look so gloriously handsome and yet so woebegone.

[5] 原文为威尔士语,twpsyn,相当于英语中的idiot或者dunce


---------------------------


大家2018快乐!

希望新的一年我会勤劳一点,然而天知道我能不能在今年翻完这一章(。

评论
热度(17)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