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Magnus中心】Magnus的爱丁堡之旅-Day1

*这是我圣诞去爱丁堡玩了一圈之后的脑洞

*有些梗源自贝恩纪事,但依然私设如山

*Magnus中心,Malec交往背景,含隐AD/GG无差,算是个暗影和HP的crossover。但是没打Malec、ADGG还有HP的Tag,因为内容不多所以也就在开头这么一说给大家避个雷。

*把Warlock翻译成了术士以区别于巫师(Wizard)<-BTW其实玩过魔兽的盆友们都知道warlock真的应该是术士来的....

*搞不好有三篇,如果懒癌发作那就只有这一篇(就是这么随意)

*写着写着又烂尾了这种事我是不会说的×

=========================

Day1 – 大象屋(TheElephant House[1]以及Albus Dumbledore

 

时不时出门来一趟短途旅行是Magnus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特别是在Alec跟Jace一起去出任务的冬季,单独呆在过于空旷的公寓搞不好会让他想起飞过纳斯卡的夜晚。

 

这次他选择的目的地是爱丁堡。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刚好扔飞镖掷中了而已。虽然他原本的目标是巴黎,但能不用魔法就在世界地图上选到一个如此接近的地点,他还是挺满意自己的准头的。

 

不过Magnus Bane的旅途从来不会一帆风顺。他刚打开通往爱丁堡高级术士议会的传送门,一封紧急火信就落到了他的手里;

“尊敬的高级术士,

我们非常抱歉的通知,目前爱丁堡的所有传送门都因节日过载而正在维护。一切境外传送门将会随机链接目的地,如非必要,请您在收到恢复通知后再行使用。如您坚持在维护期间通过传送门,一切后果需自行承担。

爱丁堡高级术士议会敬上”

但这并没有破坏Magnus旅游的兴致,相反地,充满未知和冒险的旅途总是更让他期待。信在他指尖的火花中粉碎散去,布鲁克林的高级术士端着一杯威士忌从容地踏入了浅紫色的光晕。

 

×××

 

Magnus通过传送门走入的是一家小巧的咖啡店。哦,很好,他开心地想,咖啡加威士忌,再来一颗苏格兰炸蛋,绝对能走在时髦的前沿。

 

“所以,你们有苏格兰炸蛋吗?”Magnus眉飞色舞地问到。

 

“什么?等等,你是怎么进来的,店还没有开门呢!”店里唯一的店员从柜台后转过身来,脸上写满了惊讶。店员是个黑发的姑娘,眼睛还是跟Alec一样的湛蓝,这让Magnus对她的好感瞬间上升到了一个大部分暗影猎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Magnus不久前才向Catarina坦诚过,在遇到Alec之后,他对黑发蓝眼的偏爱更加明显了。

 

“哦,非常抱歉,但这要怪术士协会,我并不知道他们还有传送门通向人类的咖啡店”,Magnus朝着店员微微欠身,真诚地解释着他的旅行意外。

 

“术士(Warlock)?你是说巫师(Wizard)吗?”店员姑娘仿佛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所以你是那些所谓来朝圣的年轻人中的一个了。不过你看起来可不是个铁粉啊,大部分的人都会说他们用的是壁炉或者幻影移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传送门这个说法呢。你要喝点什么吗?”

 

“什么?”这下轮到Magnus惊讶了,但绅士的本能还是让他礼貌的回答了对方,“呃,爱尔兰咖啡[2],谢谢。”

 

“没问题。作为今天的第一名客人,如果你能够帮我打开正门并且保证下次不再从后厨的送货门溜进来的话,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过失。”那姑娘丢给Magnus一把钥匙并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便转身去做咖啡了。一边做还一边说到,“而且你应该有一根魔杖的,好多来这儿的人都带着魔杖。让我想想,桃木加上独角兽的毛作为杖芯如何,听起来不错吧?”

 

Magnus趁着对方转身的空档朝着大门小幅度地挥了挥手。淡蓝色火花托着钥匙打开了门锁,然后轻巧地将门上Close的牌子掀了个个,露出另一侧花体的Open。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家咖啡店的名字叫大象屋。Magnus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听过。直到魔杖这个词让他想起巫师的故事曾有一段时间在暗影界广为流传。不少暗影魅族都买了全套的《哈利波特》,甚至还有人曾兴致满满地在塔基咖啡馆讨论过到底是Magnus Bane厉害还是Albus Dumbledore更胜一筹[3]。——虽然Magnus本人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毕竟他已经活了几百岁,还是永生的。

 

“我的魔法并不需要魔杖,”Magnus动了动手指让钥匙回到柜台上,“不过这倒不妨碍我的好奇心。如果有机会话,我会试着用用魔杖的。”

 

“无杖魔法,huh?这可是高级魔法了。”黑发的姑娘微笑着转过身来,把手里的咖啡递给Magnus,“两镑九十便士,可以刷卡。”

 

Magnus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然后接过咖啡递出了他的信用卡,“真的有巫师会到这家店来休息或者吃饭吗?”

 

那姑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如果你是说像你一样的朝圣者的话,是的。”

 

“我可不是朝圣者。”Magnus喝了一口手里的咖啡,然后选择把自己带来的威士忌也加了进去,“我只是个想见见巫师的旅行者,最好还是Albus Dumbledore本人。”

 

“但Dumbledore只是个虚构的人物啊。”店员姑娘皱了皱眉头,心里开始隐隐觉得面前这个人可能是有妄想症。

 

“不不不,曼哈顿的暗影魅族还认为Magnus Bane是虚构的呢!但是你看,”Magnus一口饮尽了咖啡,华丽而优雅地向对方鞠了一躬,“Magnus Bane正是在下。”

 

这下店员彻底相信Magnus是个妄想症患者了,他递给她的信用卡上可是写着Ragnor Fell的名字。机敏的姑娘立马取消了机器上还没完成的交易,“呃…很高兴认识你,Bane先生。但是我很抱歉,你的这张卡似乎没法使用,你能换一张吗?”

 

Magnus走过去拿起卡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只带了这么一张卡,就有另一只修长的手按着一张二十镑的纸币搭在了柜台上。

 

“我替他付了,然后再来两杯爱尔兰和两份火腿蛋松饼。”一个陌生的男声这么说到。

 

Magnus转头看去,身边的男人留着一头褐色的中短发,穿着毛呢大衣,大概二十七八岁,身上分明有着与众不同的魔法波动。一位巫师,Magnus想,一位活的、站在他面前的、年轻的,巫师。他看见这位巫师朝他微笑了一下,然后他们就被一层隔音魔法包裹了起来。

 

“Albus Dumbledore, 很荣幸见到你,术士阁下。”

 

×××

 

于是Magnus理所当然地和Albus一起在大象屋坐了下来,挑选的还是能够看见城堡的位置。圣诞之前的早晨顾客不多,来自术士和巫师的双重魔法完美地保证了交谈的私密性。一个术士界的好奇宝宝加上一个巫师界的研究学者,这场谈话的内容很快地就从客套转变成了跨界物资交易谈判。

 

“所以你现在的外表是减龄剂的功劳?我很好奇这种魔药在不死之身上会有什么效果。我可以要一点来试试吗?”

 

“当然。我也对术士的药剂非常感兴趣。如果我能得到一份用来克制Alpha狼毒的解药的话就太好了。”

 

“不同品种的狼人要谨慎使用解药。我可不想承担谋杀一个种族的罪名,你得保证不会把它用在你们的狼人身上。”

 

“没问题,需要一个赤胆忠心咒吗?”

 

“巫师的契约魔咒并不能让我放心,特别是在我并不清楚魔杖的工作原理的情况下。当然,如果我能得到一根魔杖研究一下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这么说来我也需要检查一下术士的魔力是否会脱离魔咒的限制,Bane先生是否也能提供相应的帮助呢?”

 

“我的荣幸,只要你愿意也让我检测一下你的魔力流动。”

 

……

 

最终Magnus用一个装着狼毒解药并且注入了自己魔力的岩石杯换到了一小瓶减龄剂和一纸由Albus亲笔写给奥利凡德魔杖店的邮购信。

 

“谢谢款待。真的是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Albus Dumbledore[4].”Magnus将所有的东西收好,脸上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Albus点了点头,“我也是,Bane先生。爱丁堡一直是我的幸运城市之一,每一次去德国探望老友之前我都会先来这里休息几天。上一次我遇到了那个写书的小姑娘,这一次我遇到了你,而两次的结果都让我非常惊喜。”

 

“那么你应该多去看看你的朋友。”Magnus建议到。

 

“哦,我会的。”Albus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柔和了一些,“是的,从今天开始,我会的。”

 

Magnus认得这个笑容。这是Lucian在谈及Jocelyn时脸上总会浮现的笑容。经历过时间,也经历过磨难,但最终说起时依然克制不住的微笑。世界上恐怕没有什么能比这个笑容更加柔软了,Magnus想。他的脑海里浮现出Alec身影,手指也不自觉地抚过另一臂上的同盟符文。

 

“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圣诞。”Magnus真诚地说到。

----------

[1] The Elephant House是JK Rowling写哈利波特的地方

[2] 爱尔兰咖啡其实是鸡尾酒,就是咖啡加威士忌加奶油

[3] 出自《圣杯神器:灰烬之城》,应该是,如果不是的话可能是玻璃之城

[4] 毕竟Magnus比Dumbledore大几百岁,我觉得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叫Dumbledore教授的,叫全名表示尊重反而合理一点?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2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