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三章:吸血鬼,司康饼,以及埃德蒙·海伦戴尔 (Part4)

*因为立了个flag所以时隔四个月后写完论文熬夜跑来更新

*明天这个时间前应该会翻完这章,所以明天还有一更。



-------------------------------------


过了一段时间,马格纳斯才出席了另一场关于协议的会议,这主要是因为各方对于会议地点无法达成一致。马格纳斯自己是支持在学院区域以外的地方会面的,毕竟学院建在所谓神圣不可侵犯的土地上。他觉得那地方有一种仆人住处的感觉,主要是因为阿玛莉亚·摩根斯坦曾经提起过那片区域曾是费尔柴尔德家的仆人居所。

 

暗影猎人们拒绝频繁出入于暗影魅族的低等巢穴(这是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的原话),并否决了在室外公园里会面的提议,因为他们觉得如果有某些不注意的盲呆在他们中间野餐的话,秘会的尊严会被严重损害。

 

对此马格纳斯一个字也不信。

 

在几周的争吵之后,他们的团队屈服了,并丧气地返回了伦敦学院。唯一的亮点,字面意义上的亮点是——卡蜜儿戴着一顶极为迷人的红帽,以及一双考究的红色蕾丝手套。

 

“你看起来又愚蠢又轻佻,”德·昆西在暗影猎手们带他们在昏暗的大厅里找到圆桌边的座位时低声说到。

 

“德·昆西说得不错,”马格纳斯道,“你看起来愚蠢,轻佻,并且令人难以置信。”

 

卡蜜儿挺得意,马格纳斯发现这很合他的意,也让他愉悦——一个小小的称赞就能取悦到一位美丽了几个世纪的女士。

 

“这就是我想造成的效果,”卡蜜儿说,“我能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请。”马格纳斯靠向她,而她也倾向了他。

 

“我是为了你这么打扮的。”卡蜜儿耳语到。

 

昏暗的、庄严的大厅——它的墙上覆着织锦挂毯,上面绣着宝剑,星辰,以及拿非力人纹在身上如尼文——突然明亮了起来。整个伦敦似乎都明亮了起来。

 

马格纳斯独自生活了几百年,然而一些最简单的事仍然能将他的一天转变为珠宝,然后将连续的日子变成闪光的链条一直延续下去。这件最简单的事就是: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喜欢他,然后一整天都会焕发光彩。

 

拉尔夫·斯科特削瘦苍白的脸颊变得更加苍白了,而且似乎处于痛苦的边缘,但马格纳斯并不熟识这个男孩儿,也并没有义务过多地关心他的心碎。如果这位女士倾心于马格纳斯,他本人并不想与她争辩什么。

 

“我们很高兴能再次于此迎接各位的到来,”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和往常一样严厉地说到,他将双手交叠在他面前的桌上,“终于。[1]”

 

“我们很高兴能够达成了共识,”马格纳斯道,“终于。”

 

“我相信罗德里克·摩根斯坦准备了一些话要说,”费尔柴尔德说。他板着面孔,声音低沉得空洞,仿佛是一只小猫在巨大的洞穴内独自嚎叫。

 

“我相信我们已经听够了暗影猎手的发言,”拉尔夫·斯科特说,“我们已经了解了拿非力人为了维护我们种族与你们之间的和平而罗列的要求……”

 

“我们的条款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还没有罗列完毕。”塞拉斯·潘伯恩(Silas Pangborn)打断道。

 

“确实没有。”在他身边的女士说到,她坚定而美丽,宛若一座拿非力人雕像。潘伯恩介绍她道,“这是艾洛伊萨·瑞文斯堪(Eloisa Ravenscar),我的契约伙伴(Parabatai[2])。”他使用的是那种适合用来说“我的妻子”的语气。

 

显然,他们集体站在暗影魅族的对立面。

 

“我们也有自己的要求。”拉尔夫·斯科特说。

 

暗影猎手间一片寂静。从他们的脸上看来,马格纳斯并不觉得他们在准备认真的倾听。相反地,他们看起来是被暗影魅族的冒失震惊到了。

 

拉尔夫坚持着,尽管明显没有任何人鼓励他继续如此。这男孩儿注定的失败中依然如此勇敢,马格纳斯想,尽管他自己正经历着一些痛苦。

 

“我们希望得到一个保证:没有任何不曾沾染盲呆鲜血的暗影魅族会被杀死。我们希望法则能明确,任何攻击了无辜暗影魅族的暗影猎手都会受到惩罚。”拉尔夫引起了抗议的爆发,并大声喊到,“你们的人倚仗法则生存!那是你们唯一能够明白的东西!”

 

“是的,但是我们的法则,天使交付给我们的法则!”费尔柴尔德声若惊雷。

 

“而不是恶魔的渣滓试图强加给我们的规则。”斯塔克韦瑟冷笑道。

 

“像拥有法律保护盲呆和拿非力人一样要求拥有法律保护我们,这件事的要求很高吗?”拉尔夫质问到。

 

“我的父母因为一场可怕的误会被暗影猎人残忍的杀死,只因为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就被认为是有罪的,只因为他们是狼人。我是被我的兄长独自养大的。我希望我的人民可以得到保护,可以变得强大,并且不会被逼迫变成受害者或者杀人犯!”

 

马格纳斯看向卡蜜儿,与她交换了对拉尔夫的同情和愤慨。这个男孩是如此年轻,如此受伤,并如此深爱着她。卡蜜儿的脸上并没有表情,看起来更像是一张瓷娃娃的脸而非人类的——她的皮肤是无法变得嫣红或苍白的陶瓷,而她的眼睛是冰冷的玻璃。

 

他感到一阵不安,但随即便将其从脑中挥去。这就是一张吸血鬼的面容,完全…无法反映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有很多人也无法从马格纳斯自己的双眼中读到邪恶之外的东西。

 

“多么让人感到难过啊,”斯塔克韦瑟道,“我本以为你会有更多兄弟姐妹能一起分担重负的。你们的种族一般都是一窝一窝的啊,难道你家不是吗?”

 

拉尔夫暴怒起身把手掌重重地拍向桌子。他的手指已经变成了爪子,并且划花了桌面。

 

“我想我们需要司康!”阿玛莉亚·摩根斯坦大声说到。

“你怎么敢!”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怒吼着。

“那张桌子是桃花红木的!”罗德里克·摩根斯坦叫到,看起来受到了惊吓。

 

“天啊,你们这些人可真是愚蠢,”拉尔夫阴郁地说到,“有很多,很多东西都是用红木做的。”

“我非常想要一块司康,”美人鱼阿拉贝拉说到,“如果可以的话再来一些黄瓜三明治。”

“我想要鸡蛋和水芹。”雷切尔·布伦威尔(Rachel Branwell)也参与了进来。

 

“我是不会忍受这样的冒犯的!”一位叫做韦布雷德(waybread[3])或者类似什么的东西的暗影猎人说到。

 

“你并不会受到冒犯,然而你仍会谋杀我们,”卡蜜儿评论到,她冷酷的声音划开了混乱的气氛——马格纳斯为她感到无比的自豪,而拉尔夫则向她投去了一个极为感激的眼神——,“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公平。”

 

“你们知道吗?上一次他们在我们离开后马上丢掉了所有被我们的触碰污染了的盘子。”马格纳斯轻声问道,“我们只有在开始相互尊重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达成共识。”

 

斯塔克韦瑟大笑出声。马格纳斯实际上并不讨厌斯塔克韦瑟;至少他并不是个伪君子。无论诚实得多么的令人讨厌,马格纳斯总是欣赏诚实的。

 

“那么我们就无法达成共识了。”

 

“恐怕我不得不同意这点。”马格纳斯低声到。他将一只手放在他的心脏和他孔雀蓝色的新马甲上,“我试图从我的内心深处寻找到一些对你的尊敬,但是…唉!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该死的傲慢无礼的魔法浪荡子!”

 

马格纳斯偏了偏头,“正是如此。”

 

当装有点心的托盘被端上来的时候,因为食用司康而暂停的恶语相向让人感受到难以忍受的尴尬,因此马格纳斯不得不以需要使用洗手间的借口暂时离席。

 

×××

 

学院中只有几个房间是暗影魅族被允许进入的。马格纳斯只想溜出来找一个阴暗的角落呆一会儿,所以当他发现他遇到第一个阴暗角落已经有人了的时候,他有几分不悦。

 

角落里有一把扶手椅和一张小桌子。雕有金银镶嵌的天使的桌面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的手中正捧着一个小盒子。马格纳斯立刻就认出了那头金发和那宽阔的肩膀。

 

“海伦戴尔先生?”马格纳斯叫到。

 

埃德蒙被吓了一大跳。马格纳斯几乎以为他会从桌子上掉下来了,但暗影猎手的天赋拯救了他。他用一种迷茫且受惊的眼神看着马格纳斯,就像是个被从睡梦中拍醒的孩子。马格纳斯很怀疑他真的有睡过多少;从他脸上能看出他已经失眠了好些时候。

 

“我们曾一起经历过一个夜晚,还记得吗?”马格纳斯放柔了语气问到。

 

“我喝了几杯红酒,还吃了鲜橙烩鸭,”埃德蒙答到,露出了一个一闪即逝的苍白笑容,“我再也不会吃鸭子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以前是喜欢吃鸭子的。鸭子背叛了我。”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又继续到,“可能不止几杯。我在伊顿广场没有见到你。”

 

马格纳斯努力思考着到底为什么埃德蒙会觉得他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然后他想起来了。那是那位年轻美丽的威尔士女孩儿的住址。

 

“你去了伊顿广场?”

 

埃德蒙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马格纳斯。

 

“抱歉,”马格纳斯说,“我只是难以想象一位光荣的、隐形的盲呆守护者会参与社交活动。”

 

这次埃德蒙笑得跟以前一样了,闪亮且迷人,尽管这个笑容也没有持续多久。“好吧,他们问我要邀请函,但我当时并不完全理解那意味着什么。我最后被她的管家带着极度的轻蔑拒绝了。”

 

“我打赌你当时并没有放弃。”

 

“确实没有,”埃德蒙说,“我就在那儿埋伏等待。仅仅几天后我就找到机会跟踪了蕾——欧文斯小姐,并且在罗敦小路(Rotten Row)追上了她的马车。之后我每天我都去见她。”

 

“跟踪?我很惊讶那位女士没向治安官求助。”

 

容光回到了埃德蒙的脸上,使他重新染上了金色、蓝色和珍珠白。“蕾妮特说我很幸运她没那么做。”他有些害羞地补充到,“我们订婚了。”

 

这可真是个新闻了。拿非力人一般都只与他们自己人结成姻缘——一种基于他们自己的神圣信仰而形成的贵族政治。每一个未来的盲呆新郎或者新娘都需要喝下圣杯之水,经过危险的炼金转化变成天使之子的一员。那不是一个每个人都能活下来的转化过程。

 

“恭喜,”马格纳斯说,并把他的担忧锁在了心底,“我猜欧文斯小姐马上就要经历升华(Ascend)了?”

 

埃德蒙做了个深呼吸。“不,”他说,“她不会。”

 

“噢。”马格纳斯答到,终于明白了一切。

 

埃德蒙低头看向他手中拿着的盒子。那只是个普通的木制品,上面画着一个看起来像是烧完了的火柴的无限符号。“这是个封印盒(Pyxis),”他说,“里面装着我杀死的第一只恶魔的灵魂。我当时十四岁,而那天也让我知道了我的天职是什么,我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个暗影猎人。”

 

马格纳斯看向他低下的头,还有他紧握着盒子的那双布满伤痕的战士的手,无法控制地从心底升起了对他的同情。

 

埃德蒙用一种忏悔的方式对他自己的灵魂、和唯一一个他认识的人中可能愿意聆听并且不会认为埃德蒙的爱情是一种对神圣的亵渎的人倾诉着。“蕾妮特认为照顾在她的房产中的人她的责任。她不想成为一名暗影猎手。而我——我不希望这样,或者请求她去做这件事。男人和女人都曾在升华的尝试中被摧毁。她是如此的勇敢、美丽而坚定。如果法则说她本身的价值还不足以体现她的价值的话,那么法则就在说谎。我无法相信世界如此不公。我找到了这世界上我能够去爱的那个人,为什么还需要法则去定义我明知是神圣的感情?要和她在一起,不是意味着得请求我的挚爱去用她的生命去冒险,用她对我来说比我自己的生命还珍贵的生命去冒险,就是意味着我得剥离我的另一半灵魂——毁掉我生命的意义和所有天使赐予我的礼物。”

 

马格纳斯记得埃德蒙华丽地跃起攻击恶魔的样子,以及他的全身是如何在见到恶魔的那一刻由放松的姿态变为充满战意:当他投入战斗的时候,他身上带着那种执行天职的人的简单而自然的快乐。

 

“你曾想过其他的任何职业吗?”

 

“没有,”埃德蒙说。他站起身来,一只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则耙着头发。一位天使因为痛苦带来的狂乱和困惑屈服了。

 

“但是你对婚姻不是持悲观态度吗?”马格纳斯问到,“还有你曾说的当可以拥有一整盒的时候为什么要只拿一颗软糖?”

 

“我之前太过愚蠢了,”埃德蒙说,语气几乎有些激进,“我认为爱情是场游戏。但它不是游戏。它是比死亡还严肃的事。如果没有蕾妮特,我可能跟死了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你在说的可是放弃你暗影猎手的本性,”马格纳斯柔声说,“一个人可以为爱情放弃很多东西,但是他不能放弃自己。”

 

“真的吗,贝恩?”埃德蒙反问到,“我生来就是战士,但我也生来就是为了和她在一起。告诉我怎么调和这两者,因为我做不到!”

 

马格纳斯没有回答。他看着埃德蒙想起了他曾在醉意朦胧时把这位暗影猎人比作一艘小船,要么顺利出港,要么撞毁在礁石上。他现在看到礁石了,在海平面上漆黑而曲折的分布着。他看见了埃德蒙没有猎魔生活的未来,以及他将如何想念那些危险和刺激,他如何才能在游戏桌上找到这些,还有当他意识到他的使命感消失时他会多么脆弱。

 

然后他想到了蕾妮特,一个爱上了一位金发暗影猎人、一位复仇天使的人。她会怎么看他呢,在他被剥除所有荣光,变成一位普通的威尔士农民之后。

 

但爱情仍是一种无法轻易抛弃的东西。它的到来极为罕见,可能在有限的生命中只会出现几次。有时候它甚至只会到来一次。马格纳斯没法说埃德蒙·海伦戴尔在他遇到爱情的时候抓住它是错的。

 

他能够想象拿非力法则迫使他进行抉择是错误的。

 

埃德蒙叹了口气。他看起来精疲力竭。“我很抱歉,贝恩。”他说,“我在像个孩子一样对着命运大喊大叫、拳打脚踢,而现在是时候停止做一个愚蠢的男孩了。为什么要在已经做出的决定面前挣扎呢?如果我被要求在牺牲自己的性命和牺牲蕾妮特未来的每一天中抉择,我总是会选择牺牲自己的。”

 

马格纳斯转开了头,以避免看到船只的残骸。“祝你好运,”他说,“好运和爱情。”

 

埃德蒙微微欠身。“愿您度过美好的一天。我想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他转身离去,走进了学院深处。在几英尺远的地方,光线从教堂的窄窗缝中漏出,将他的头发再镀上一层金色。马格纳斯以为他会转身。但埃德蒙·海伦戴尔没有回头。



-----------------------------------------


[1] 原文是How pleased we are to receive you all here again, at long last. 所以“终于”应该是在最后的,强调前文提到的争论,也对应下文Magnus半嘲讽地回应How pleased we are that we could come to an agreement, at long last。虽然这样翻译从中文的语法来说有点奇怪,但是…嗯。

[2] 因为前三册译本的TMI也不在手边,所以按照直觉翻了,如果谁知道官方翻译请告知。

[3] 这个词本身是有意义的,宽叶车前,一种植物(。


------------------------------------------


深夜(时差深夜)上传,毫无校对,欢迎捉虫。

评论(1)
热度(1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