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三章:吸血鬼,司康饼,以及埃德蒙·海伦戴尔 (Part 5 终)

*Flag的第二天,依然深夜更新。

*【预警】此part有大量Magnus × Lady Camille

------------------------

马格纳斯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会议厅,暗影猎手和暗影魅族们仍在打嘴仗。没有一方看起来愿意退让。马格纳斯决定放弃和谈,因为那根本没有希望。

 

从脏兮兮的玻璃窗中可以看见夜幕已经逐渐落下,白天即将到来,而吸血鬼们必须离开了。

 

“在我看来,”卡蜜儿一边戴上她猩红的手套一边说到,“就算再来一次会议也会是跟这次一样没有意义的。”

 

“如果暗影魅族依然继续表现得像群无礼的、卑鄙的人。”斯塔克韦瑟说。

 

“如果暗影猎手既然继续表现得像群假装善良的凶手。”斯科特厉声到。马格纳斯没法看向他的面庞,特别是在看过了埃德蒙·海伦戴尔的悲伤之后。他不想看到另一个男孩儿的梦想破灭。

 

“够了!”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说,“女士,别指望我我相信你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类。我不是傻子。所有暗影猎手做出的杀戮都是出于正义和对无助者的保护。”

 

卡蜜儿慢慢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如果你相信这点的话,”她低低地说,“那你就是个傻子。”

 

这引起了参与集会的暗影猎人又一次无聊而枯燥的愤怒。但马格纳斯为卡蜜儿能站出来维护那个男孩儿感到温暖。她喜欢拉尔夫·斯科特,他想。或许不只是喜欢。马格纳斯可能希望她会选择自己,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嫉妒对她对斯科特的喜爱。马格纳斯在离开时将手臂递给了她,她接受了。他们一起走出学院来到了街道上。

 

但一群恶魔正降临在了学院的门阶前。亚该亚恶魔(Achaieral demons)。他们的牙齿犹如剃刀,他们的烧焦皮革般的黑色翅膀则像是铁匠的围裙。他们笼罩了夜色,挡住了明月也遮蔽了繁星。卡蜜儿在马格纳斯身侧发抖,她的尖牙已经显露了出来。感受到卡蜜儿恐惧的那一刻,拉尔夫冲向了敌人,一边跑一边转化成了狼形,然后与其中一只恶魔一起滚倒在卵石路面上展开了血腥的缠斗。

 

暗影猎手们也冲了出来,纷纷从刀鞘或衣服中抽出了武器。马格纳斯发现,阿玛莉亚·摩根斯坦一直在她的圈环裙下藏着一把精致的小斧。罗德里克·摩根斯坦则冲向街道,举剑刺向了拉尔夫·斯科特正在搏斗的恶魔。

 

阿拉贝拉从拖车上狭小的水缸中发出一声吓坏了的尖叫,然后沉入了完全不适合她的水缸的缸底。

 

“跟着我,约西亚(Josiah)。”费尔柴尔德叫到。约西亚·韦布雷德——不,马格纳斯觉得应该是韦兰德(Wayland),就真的跟上了他。他们两个人并排站在阿拉贝拉的水缸前保护她,没有让任何一只恶魔通过他们的刀刃。

 

塞拉斯·潘伯恩和艾洛伊萨·瑞文斯堪也站在了街道上,背靠背地战斗着,他们的武器带着闪亮的残影,并且他们的动作完美同调,就像他们俩合体成为了一只猛兽。德昆西跟了上去,并与他们一起迎战。

 

马格纳斯身边的人突然就不见了。卡蜜儿离开了他的身侧,跑上前去帮助拉尔夫·斯科特。一只恶魔从她身后跃到了她的身上,用刀刃般的长爪抓住了她的头发。拉尔夫发出了一声绝望而悲痛的嚎叫。马格纳斯则及时将恶魔炸向了天空。卡蜜儿摔倒在地上,马格纳斯跪下身将颤抖的她环入臂弯。他惊讶于她的绿眼睛中闪着泪光,惊讶于她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我很抱歉。我一般不会如此慌乱。但曾有一位人类占卜师告诉我说我的死亡会是突如其来的,”卡蜜儿用颤抖的声音说到,“愚蠢的迷信,对吧?但我总是希望能得到提醒。只要我能被告知危险即将来临,我就不畏惧任何事。”

 

“如果有一群完全不懂得时尚的恶魔弄乱了我的衣柜的话,我绝对会慌乱到无以附加的。”马格纳斯这么说,卡蜜儿笑了起来。

 

她的眼睛就像是露珠下的玻璃。她是如此勇敢而美丽,还愿意为了他们的种族战斗,然而现在却倚靠在他的怀中。那一刻马格纳斯觉得他似乎可以不用继续寻找爱情了。

 

马格纳斯抬起头,顺着卡蜜儿迷惑的眼神看见暗影猎手和暗影魅族们,出乎意料地,没有在争吵。相反地,他们都在观察着对方,就这么站在这条突然安静下来的街道上,四周还散落着他们的敌人的尸体,而这些怪物是被他们一起击倒的。在两方之间有着一种奇妙气氛,就好像拿非力人在跟暗影魅族一起对抗过真正恶魔以后便无法再将他们视为邪恶的了。暗影猎人们是一群战士,所以战友之情对他们来说意义深重。

 

马格纳斯不是战士,但他记得暗影猎人们是如何去保护一条人鱼和一个狼人的。这对他来说也是有意义的。也许有些事还能在这个夜晚能抢救一下。也许他们还是能把‘协议(Accords)’这个疯狂的想法实现的。

 

他感觉到怀中的卡蜜儿动了动,转头看向了她所看的地方。她正凝视着拉尔夫·斯科特,而后者也正看着她。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悲痛。

 

男孩儿站了起来,然后将他的忿怒倾泻在了暗影猎人身上。

 

“这都是你们做的!”他怒吼到,“你们想要我们死。你们引诱我们——”

 

“你疯了吗?”费尔柴尔德问到,“我们是拿非力人。如果我们想要你们性命,你们就会死。我们不需要恶魔来帮助我们完成我们的杀戮,而且我们也完全不希望恶魔玷污我们的门阶。我的女儿也住在这里。我是不可能让她处于你能叫得出名字的任何一种东西带来的危险之中的,当然也包括暗影魅族。”

 

马格纳斯必须承认他确实说的有理。

 

“是你们把这些肮脏的东西带到我们这里的!”斯塔克韦瑟咆哮到。

 

马格纳斯张嘴想要辩驳,但他想起了精灵女王在反对与暗影猎人签订条约时是多么的激进,还有多么反常地好奇签订的细节,包括他们会面的时间和地点。于是马格纳斯又闭上了嘴。

 

费尔柴尔德给了马格纳斯一个谴责的眼神,就好像这位暗影猎人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到读到所有暗影魅族的罪过似的。“如果斯塔克韦瑟说的是真的,那么你们已经失去了所有跟我们签订条约的机会。”

 

那么就是这样了。马格纳斯看见狂怒从拉尔夫的脸上褪去,他显然已经放弃了斗争。拉尔夫抬起头用清澈的双眼看向费尔柴尔德,用冷静而响亮的声音说到:“你们不会给予我们帮助?非常好。因为我们也不需要它。狼人们可以照顾好他们自己。我会见证这点。”

 

狼人男孩避开了德昆西试图挽留他的手,也完全无视了费尔柴尔德尖刻的回应。他唯一关注的是卡蜜儿。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卡蜜儿举起了她的手,然后又放了下来。拉尔夫转身从暗影猎人和他的暗影魅族同伴间离开。马格纳斯看见他在离开时绷紧了肩膀。这个男孩已然接受了沉重的负担,也接受了他失去了心爱之人的事实。马格纳斯想起了埃德蒙·海伦戴尔。

 

×××

 

马格纳斯确实再也没有见到过埃德蒙·海伦戴尔。但他听到过一次。

 

暗影猎人们认为马格纳斯和卡蜜儿是与会的暗影魅族中最讲道理的两个。考虑到其他两个选项是激进的狼人和阿列克谢·德·昆西,马格纳斯对于这份偏爱并不感到多么愉悦。

 

拿非力人们邀请马格纳斯和卡蜜儿回来参加一次私下的秘会,以便在排除拉尔夫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信息交换。他们的邀请中隐含着一个保证:暗影猎手也许会在未来马格纳斯和卡蜜儿需要的某些时候为他们提供保护。而作为交换,他们则需要提供一些魔法上的帮助或是暗影世界的消息。

 

马格纳斯去参加秘会是为了见到卡蜜儿,而不是为了别的。他告诉自己他没有考虑过那场对抗恶魔的战斗,以及他们曾如何团结在一起。

 

在他走进学院的时候,一阵声响让他停住了脚步。那嘈杂声来自建筑的深处,是有人被活剥了皮般的那种咔咔的折磨的声音。他们听起来像是灵魂在地狱中、抑或是灵魂被从天堂撕离而发出的尖叫。

 

“那是什么?”马格纳斯问。

 

只有少数几名暗影猎手代替大量的秘会代表参加了这次非正式的会面。只有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塞拉斯·潘伯恩以及约西亚·韦兰德是出席人员。三个暗影猎手站在狭小的房间内,痛苦的喊叫在挂毯装饰的墙壁和拱形的屋顶之中回响,但三个拿非力人都表现出了完全的冷漠。

 

“一位叫做埃德蒙·海伦戴尔的年轻暗影猎手使他的家族蒙受了耻辱并且背叛了他的使命,只为了投入一个盲呆丫头的怀抱,”约西亚·韦兰德毫无感情地回答到,“他正在被剥除他的印记。”

 

“所以你们的印记被除掉的时候,”马格纳斯慢慢地说到,“是那样的?”

 

“那个过程是被重做成一种劣等的东西。”格兰维尔·费尔柴尔德冷酷地说到,尽管他的脸色是苍白的,“这是违背天使的意愿的。当然会痛。”

 

一声颤抖的、痛苦的尖叫印证着他的话。他没有回头。

 

马格纳斯因为惊骇而感到全身发寒,“你们真是蛮族。”

 

“你想要冲过去帮他吗?”韦兰德问到,“如果你这么做的话,我们每个人都会出手将你击倒。不要质疑我们的动机或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你在讨论的是你无法理解的高度和尊贵。”

 

马格纳斯听见了另一声惨叫,并且这一声最终破裂成为了绝望的抽泣。巫师想起了那个曾与他一起在酒吧消磨时间的快乐的男孩,那时他的脸上容光焕发,未曾受到一点痛苦的影响。这就是暗影猎手开启爱情的代价。

 

马格纳斯开始走向那里,但暗影猎手们聚拢在一起亮出了刀刃和严厉的表情。一位天使手持火焰之剑,宣称马格纳斯不应通过,表现出对其正义的坚定信念。他听见他继父的话在脑海中回响:魔鬼之子,撒旦幼崽,生而该死,被上帝遗弃[1]。

 

来自一个他无法帮助的,被折磨的男孩的持续而孤独的哭泣,冷彻了马格纳斯的骨髓,就像冰冷的水渗入了坟墓之中。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们都是被遗弃的,地球上的每一个灵魂都是。

 

甚至拿非力人也是。

 

“没有什么是你要做的,马格纳斯。离开吧。”卡蜜儿在他耳边低声到。她的手很小,但却用一种坚定的力道抓着马格纳斯的胳膊。她很强大,比马格纳斯更加强大,或许在任何方面都是。“我相信费尔柴尔德从小养大了那个男孩,然而他现在把他像垃圾一样丢在了街上。拿非力人是没有怜悯之情的。”

 

马格纳斯让她把自己拉走到了街道上,离开了学院。他对于她依然如此冷静感到震撼。卡蜜儿身怀勇气,马格纳斯想。他希望她能教教他能让他不那么愚蠢和不那么容易受伤的技巧。

 

“我听说你要离开我们了,贝恩先生。”卡蜜儿说,“我对你的离开表示遗憾。德昆西会举办最著名的派对,我听说你总是能成为你所去的每一个派对的生命和灵魂。”

 

“确实,我很遗憾要离开。”马格纳斯说。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卡蜜儿说,她抬起了美丽的面庞,绿色的双眸闪闪发光,“我还以为伦敦让你着迷,而你可能会留下来。”

 

她的邀请几乎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但马格纳斯不是暗影猎手。他会怜悯那些遭受痛苦的人,年轻的人。

 

“那位年轻的狼人,拉尔夫·斯科特,”马格纳斯放弃了再继续装模作样,“他爱着你。而且在我看来,你对他也有一些兴趣。”

 

“就算这是真的又如何?”卡蜜儿大笑到,“你不能就这样像那些退到一旁还说是为了另一半好的男人一样甩了我。”

 

“啊,但我并不是人,不是吗?我有时间,而你也是。”马格纳斯补充到,爱上一个不用担心他们会随时间逝去的人真是一个棒极了的主意,“但狼人不是永生的。他们会老去也会死亡。男孩斯科特有也只有一次得到你的爱的机会,而我——我可能离开后还会回来,并在这里再次找到你。”

 

她愉快地撅起了嘴,“我可能会忘了你。”

 

他弯腰靠在她的耳边,“如果你忘了,我会强行让自己得到你的注意的。”他的手掌环绕着她的腰际,丝质的裙装在他指腹留下丝滑的触感。他能感受到她在他的触碰下逐渐兴奋起来。他的嘴唇擦过她的皮肤,然后他感受到了她的雀跃和颤抖。他耳语到,“好好爱那个男孩儿。给他他的幸福。而当我归来之时,我会奉献一个世纪来赞美你。”

 

“一整个世纪吗?”

 

“或许吧,”马格纳斯调笑到,“马维尔的诗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会用一百年的时间赞美

你的眼睛,凝视你的额眉;

花两百年爱慕你的每个乳房,

三万年才赞赏完其它的地方;

每个部位至少花上一个世代,

在最后一世代才把你的心秀出来…〗[2]

 

卡蜜儿在诗作提及她身体部位的时候挑了挑眉毛,但她的双眼闪闪发亮,“那你怎么知道我就有心呢?”

 

马格纳斯也挑起了自己的眉毛,承认了这一点,“我听说爱情就是信仰。”

 

“时间会证明,”卡蜜儿说,“你的信仰是否坚定。”

 

“在时间告诉我们更多事之前,”马格纳斯说,“我谦卑地请求你接受我的一点心意。”

 

他将手伸入大衣——它是用蓝色极品面料制作的,他希望卡蜜儿能够觉得那足够时髦——拿出了一条项链。红宝石在街灯的光线下闪烁着,它的中心是浓厚的血色。

 

“是件美丽的东西。”马格纳斯说。

 

“非常美丽。”卡蜜儿听起来被保守的陈述娱乐到了。

 

“配不上你的美丽,但这是当然的,又有什么能配得上呢?它有个除了美丽以外的小功能。这上面有个咒语,当恶魔在附近时它能警示你。

卡蜜儿睁大了眼睛。她是个聪明的女人,马格纳斯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这件饰品和这个咒语的价值。

 

马格纳斯已经售卖了他在格罗夫纳广场的宅邸,所以他还能拿他获得的钱财来干什么呢?他想不到除了为卡蜜儿购买一份安全保障、请她记住自己之外的事了。

 

“我在远方时会想着你的,”马格纳斯一边保证着,一边替卡蜜儿系上了项链,“我希望想到你的无所畏惧。”

 

卡蜜儿白鸽似的的手在项链闪光的核心轻拍了一下。她抬头看向马格纳斯的双眼。

 

“从任何层面的公平上来说,我都必须给你一件礼物让你记住我。”她微笑着说。

 

“哦,好啊,”马格纳斯在她靠近时应到。他的手放在她丝滑的窄腰上,在他的嘴唇贴上她的之前,低低说到,“如果这是为了公平的话。”

 

卡蜜儿亲吻了他。马格纳斯分神了片刻想让路灯变得更亮些,然后火焰就在铁和玻璃组成的笼子中将整条街都铺满了柔和的蓝光。他抱着她和对可能的爱的承诺。在这温暖的一刻,伦敦所有狭窄的街道似乎都变得宽阔了,他甚至可以对暗影猎人都有个不错的印象,而且对他们中的某一个比其他更甚。

 

他抽出了一点时间来祝愿埃德蒙·海伦戴尔能够在他美丽的盲呆爱人的怀抱里找安慰,他能够过上值得他失去的和承受的一切的生活。

 

马格纳斯的船在那个夜晚出港了。但他离开了卡蜜儿,以便她去寻找拉尔夫·斯科特。而他则登上了他的蒸汽船。一艘棒极了的铁壳船,名叫波斯(Persia),是盲呆们最新的创造物。他对这艘船的兴趣和期待一场冒险的想法减轻了他对离开的负疚感,但即使如此,当船离岸驶向夜色中的水面时,他依然站在栏杆边,看着那个被他留在后面的城市。

 

在多年之后,马格纳斯将回到伦敦和卡蜜儿·贝尔库的身边,并发现事情跟他想象的完全不同。多年之后,另一位有着深蓝、深蓝双眼的绝望的海伦戴尔男孩会因为寒雨和自身的不幸而颤抖着来到他的门前,而这次马格纳斯将能够帮助他。

 

但那时马格纳斯还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站在轮船的甲板上,看着伦敦和它一切的光影从视线中慢慢消失。

------------------------

[1] Devil’s child, Satan’s get, born to be damned, forsaken by God. 

[2] Andrew Marvell的诗作《致羞涩的情人》节选,翻译摘抄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252948009/)的版本。

-------------------------

这章结束啦。

还是很重要的一章吧?说的是Magnus跟Lady Camille还有Edmund Herondale的故事。还是cue了剧里很多梗的。特别是这两天的部分,包括了印记褫夺,示魔项链还有和Herondale家渊源的开始这些小重点。

接下来大家是想看为什么杜蒙特旅馆成为了吸血鬼的据点还是想看大巫师是怎么救的拉斐尔还是想看马格纳斯单方面被老瓦打残(不是?

不过Flag完成了,我的下一次更新可能又是有生之年了(。

评论(1)
热度(8)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