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林秦无差】意外

*网剧同人,真人/演员无关,OOC归我

*薛定谔的宝宝是存在的宝宝,但是我脑补的

*只是想写秦明奇怪的保护欲

*情商低的人们没有暗恋,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干刑警这一行的,三五不时受点伤已经是习惯了。

 

起初老秦听到林涛受伤的时候每每都要皱眉,会仔细给打包个清淡点儿的晚饭(带汤的那种)不算,还盯着人按时作息好好养伤,直到落了痂才算完。现在呢,林涛也就在拖过四十八小时还不换药的时候能被他准时怼上一句,夜深吃个泡面还会被嫌弃不健康。

 

人心不古啊。

 

林队长一边感慨一边按响了秦明家的门铃。老秦过了好一会儿才穿着睡袍出来应门,发梢上还挂着水汽。

 

“你怎么来了?”看见林涛胳膊上缠着绷带、穿着件染了血的短袖站在家门口,秦明一歪头侧身让人进来。

 

“借地方洗个澡。你是不知道,今天这个嫌疑人是真疯。带着我们几乎穿了城,最后还在城东那个废弃的工地那边猫着偷袭我们。”林涛一边说一边把沾了血的短袖脱下来,熟门熟路地丢进老秦家的洗衣篮。

 

秦明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件在他眼里已经可以报废的T恤落在自己的换下来的衣服上,在内心做了个深呼吸,对自己默念了三遍:袭警犯法。

 

“老秦,回神儿嘿!”林涛见秦明又发呆呢,就把五根指头抻到他面前用力晃了晃,“想什么呢你?”

 

“怎么怼你。”秦明抬头看他一眼,淡淡回了一句,末了补道,“刀伤?”

 

“不是,铁锹。崭新的,拍过来的时候他没拿稳,用侧边刮伤的。”林涛耸了耸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丢在茶几上,抬脚就要进浴室。

 

秦明在后边问,“缝针了?”

 

“没事儿,保证不沾水。”林涛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秦明放他进了浴室。在浴室门关上之后,他颇为嫌弃地用两指从洗衣篮里拎起林涛那件血衣甩进垃圾桶,然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回到自己的书桌边继续写东西。

 

“嗡——嗡——”

 

秦明才写了没几个字,就听见手机震动。他自己的手机摆在桌边,设的是静音,所以只能是林涛的。秦明起身去敲了敲浴室的门,提高了一点儿声音喊道:“林涛,你有电话。”

 

“帮我接一下。”林涛的声音穿过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

 

秦明走到茶几边拿起林涛的手机,来电显示是“宝宝”。秦明挑眉,要说他不好奇这个薛定谔的宝宝那绝对是假的,毕竟整个警局就没有一个不好奇这事儿的人。运气挺好,秦明这么想着,按下了接听键。

 

“林涛,你又死哪儿去了?说好的今天回来陪我吃饭呢,我在你家都快饿死了。”秦明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就已经开怼了。那女孩儿的声音倒是很好听,就是说出来的话让秦明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我是林涛的同事,”秦明用那种听起来冷冷清清、生人勿近的声音回道,“林涛今天行动受伤了,现在正在处理。”

 

对面似乎愣了愣神,一时没想到怎么接话。

 

秦明把手机换了个手,接着说,“林涛在不在意我不知道,但是‘死哪儿去了’这句话最好还是不要用在人民警察身上,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语成谶。就算你对于林涛的爽约有再多不满,他的职业也应该得到你的尊重。——他在用生命保护你所居住的这个城市。”

 

话音刚落,林涛就从浴室走了出来,围着浴巾,手臂上的绷带已经渗出了明显的血迹。秦明的眉头更紧了一些,把手机递给他,“你的宝宝。”

 

林涛急忙把手机接过来,“宝宝啊~”

 

秦明没去听他说了点什么,转身进卧室拿出了药箱,然后找出了一套自己应该是没穿过的休闲装。他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林涛的电话已经打完了。

 

“老秦,你跟宝宝说了什么啊?她今天怎么对我这么温柔,还说会叫外卖等我回去。”林涛看起来心情挺好,眼睛里都盈着笑意。

 

“事实。坐下。”秦明白了他一眼,把衣服放在茶几上,然后打开药箱拆了一卷新纱布,“伸手。”

 

林涛乖乖坐到沙发上伸手让他换纱布,瞅着秦明拿出来的衣服,“你还有这种衣服呢?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只穿西装。”

 

“给你的,换上好走人,别在这儿打扰我工作。”秦明头也不抬地给林涛拆了纱布换了药,再缠上新纱布打了个服服帖帖的平结。

 

林涛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都十一点多了。但从现场到我家的路上,我就只能想到你这儿能让我打理一下自己了。要是我带着一身血回去,估计又得被宝宝怼死。”

 

“嗯。”秦明收拾着药箱,应了一声,心说就冲你家宝宝打电话的那个架势,就知道你平常没被少怼。不过最近应该会好一点了,如果以后还有的话,反正那个宝宝的号码他已经背下来了,秦明面无表情地这么想着。

 

“谢了哈。”林涛背过身开始换衣服,换好的时候秦明已经回到了书桌边,似乎正在他那本结案笔记上整理着什么。

 

“老秦。”林涛叫他。

 

秦明回过头看了林涛一眼,“出门左拐两个路口有家花店,这个点还开着。不送。”

 

“诶。”林涛挂上一副“还是老秦懂我”的表情,欢快地往门外走,“明儿见。”

 

“嗯。”秦明应了一声,在林涛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小小的微笑,明儿见。


-----


松鼠接受谈人生

评论(20)
热度(255)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