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林秦无差】意外-2

*网剧同人,真人无关/演员无关,OOC归我

*上篇有人问林队什么时候分手,于是有了这篇

*就是想写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的老秦

*听说没情商的人一般智商都挺高,但我还是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第一个知道林涛失恋的人是秦明。

 

绝对不是秦科长八卦,是林涛自己在休息日晚上拎着半打啤酒找上门的。

 

“我失恋了。”平日里意气风发的林队长此时显得有些疲倦,胡子和眼圈都像是重特大案件结案后的样子。秦明顶着一张扑克脸放他进了门,只是心里觉得奇怪,今天不是林涛约会的日子么…昨天这小子还跟自己和大宝炫耀呢,怎么就突然就失恋了?秦明心里其实有好几个好奇宝宝想八卦一下林涛是为什么分手的,但最终还是决定什么都不问。

 

“老秦,你还在门口干什么呢?”林涛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听起来有点哑哑的。

 

秦明猜测林涛应该是又抽了不少烟。但林涛进来的时候他没闻着烟味。啧。恐怕是担心被怼,来之前特地漱了口换了衣服。

 

“没什么。”秦明终于关上了门,决定明天上班再加倍怼林涛。而林涛对此毫无所觉,半瘫着占据了老秦家沙发的中间位置。

 

“沙发和电视再借我一晚呗?”林涛仰着头问他。

 

“嗯。”秦明给了个代表同意的单音,回到做了一半的衣服边上,重新拿起尺子。

 

有时候秦明会觉得自己不该惯着林涛这种不请自来、总把自己家当成旅馆的行为,但每次对上林涛那双眼睛,拒绝的话就不见了踪影。秦科长将其归因为林涛太过死皮赖脸,就算拒绝了估计也不会有用,所以没必要浪费精力。这次也是一样。

 

林涛捞过遥控器开了电视,频道依然停留在他第一次来老秦家借宿时调的体育台。

 

“老秦,你说你从来不看电视,买个电视机是不是浪费钱呢?”林涛把电视音量调到最小小,感觉自己心情根本不在球赛上,只想找个话题跟老秦聊聊天,好驱散郁闷的心情。

 

“当初是你死活要买的。”秦明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觉得林涛今天一定是犯病,说出来的话完全不经过大脑。上一次林涛这副模样,是为了三年前另一段失败的亲密关系。那回林涛硬拽着他陪了一整天的靶场,到现在想起来秦明都觉得耳朵疼。不行,这次得把问题扼杀在摇篮里。秦明这么想着,干脆放下木尺,坐到了林涛旁边,“说吧。”

 

“说什么?”酒精多少让嗓子稍微湿润了一些,林涛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一点。——也或许只是因为老秦在这里。林涛其实心里明白得很,跟老秦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情绪总是莫名其妙地能舒缓下来。林队长觉得这是秦明体质使然,冰山气场两米二,周围的人想不冷静下来都难。

 

“说你喜欢我。”秦科长语出惊人,把林涛吓得直接掉了酒瓶。好在啤酒瓶厚实,没碎,只是“咚”一声落在地上,然后咕噜咕噜地滚远,顺道把剩下的小半瓶啤酒洒了一地。

 

“老秦?你还是我认识的老秦吗?不是被鬼附体了吧?”林涛说着就往相反方向退开了半米远,整个人几乎挂在沙发边缘,口中还念念有词,“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秦明皱起眉毛,看着地上的酒渍再次进入思考模式。所以林涛不喜欢自己吗?积累多年的读人能力和办案经验在刑警队长身上突然不好使了,让秦科长也有点状况外。就算日常勾肩搭背、每天一个苹果、外勤主动拎箱、下雨看球陪夜等等都只是出于同事情深,那也该深出点儿喜欢来了啊。况且天天致力于把人惹炸毛了再顺毛儿撸,不就是男孩子追求喜欢的人的表现么?最重要的一点是,林涛要是不喜欢他,他上哪儿再找一个林涛喜欢的人呢?还得是一劳永逸,再也不会甩了林涛的那种。

 

而那边林涛还处在惊愕的余震之中。又见老秦反常地没立马倒怼他,差点以为他真是鬼上身。鼓足了勇气才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法医科长的胳膊,“老秦,你别吓我了啊。”

 

秦明回过神,抬头看向林涛,又轻轻嗯了一声,脑子里飞速思考着后备方案。

 

林涛小心翼翼地把目光错开,“我没…”

 

林涛想说我没喜欢你,但剩下的三个音节仿佛被一直大手用力按在嗓子眼儿里,怎么也吐不出来。念刑侦的时候心理学的书也没少看,林涛知道这多少代表着潜意识里他其实不想说这话。难道自己真喜欢老秦?林涛把自个儿又给吓愣了。原来自己是个双性恋?!那可不得喜欢上老秦么,局里所有喜欢雄性的生物都把老秦当男神似的供着,就连院子里的流浪猫见了秦科长都愿意翻肚皮,不过后者非得带上乳胶手套才愿意挠就是了。——“老秦这个人啊,就是傲娇。”大宝前几天在现场偷偷跟自己吐的槽跟旁白似的在耳边冒了出来,林涛差点没忍住笑场,有点心虚地瞄了秦明一眼。

 

秦明似乎没听见他说了一半的话,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跟每次案件遇到疑难点时的表情一样专注。林涛歪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舌头找了回来。

 

“老秦,”林涛叫他,紧张地搓了搓手,“你问那话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应对失恋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谈一段恋爱。从心理学角度来说,除血亲外,人最容易被生活工作中长期接触人所吸引。虽然同行结合的失败率高达59%,但高压职业者有其行业特殊性。生活的不规律与不稳定,导致高压行业中自产自销的成功率远高于与其他行业相结合。证据是局里的已婚人士大多选择了同行,未婚人士有三分之一左右在跟同行约会,而剩下的,除了你之外,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单身。由此可见,能够永久解决‘你失恋了’的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找个常年一起工作的同行谈恋爱。”老秦给了他一个加强版的秦氏摊手,“——所以本来只要你跟我告白,问题就解决了。”

 

林涛点了点头,不愧是老秦,有理有据…诶等等,不对啊,“为什么是‘本来’?”

 

秦明用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看他,“因为我发现我判断错了,你不喜欢我。所以这个方案失去了执行前提。”

 

林涛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但是我刚才发现我喜欢你。”

 

阿西巴。秦明觉得跟林涛在一起的人生就跟碎尸案一样扑朔迷离,做人得跟尸检一样相信基于现实证据基础的逻辑推理。好气哦,但是还是要假装内心毫无波动。

 

“……好,你可以回去了。”秦科长给出了一个“我在微笑”的微笑。

 

“???”

 

“换身衣服,我们去约会。”

 

 

 

 

 

 

 

 

 

 

 

 

 

 

 

 

 

然而林涛刚站起来就接到了局长的电话。


------


我承认写到最后我已经控制不住画风了。


评论(10)
热度(258)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