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林秦无差】不就是吃个小龙虾嘛

*网剧同人,真人无关/演员无关,OOC归我
*假装薛定谔的宝宝从未存在过
*已经放弃治疗自己的画风
*对话式日常,短
 
 ——————
 
发生过一次的事总是会发生第二次的。
 
所以当秦明再次跟活宝二人组穿着西装坐在卖小龙虾的夜市摊位前时,老板娘只是淡定地瞄了一眼秦明脚边,然后露出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沉稳微笑。
 
“老秦,你看看你,抠得人家店里都开始收开瓶费了。”大宝指着菜单末尾用记号笔手写的开瓶费规定,极为鄙视地看了自家上司一眼,满满地都是嫌弃,“身为人民公仆还给人民添麻烦的行为是应该被强烈谴责的。”
 
秦科长瞥了她一眼,把啤酒拿出来摆在桌上,“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罪魁祸首是林涛。”
 
躺着也中枪的林队表示不服,“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每次来我家过夜都要带着半打啤酒,而且从来没有喝完过。”秦明把装酒的塑料袋翻到内侧朝外,抖平折成一个小方块放进口袋里。
 
“所以呢?”
 
“这是多出来的其中一部分。”
 
“哦——”大宝拖着长音看向林涛,眼睛里写着三个大字“有故事”。
 
林涛挠挠头,“这不怪我啊,每次我都准备了老秦的一份,结果他自己不喝,那多出来了怪我咯?”
 
“怪你。”秦明点了点头,然后从大宝手上拿过菜单直接合拢递回给老板娘,“跟上次一样,三十八一斤的,五斤。”
 
“还有一瓶大二!”大宝连忙补充,说完同情地拍拍林涛的肩膀,“涛啊,秦科长都发话了,看来这锅得你背。”
 
林涛直到小龙虾上来都没想出自己还能说什么,而那边秦明已经戴好了橡胶手套开始上刀,大宝也已经扭开了第一颗虾头。
 
得,反正被怼是日常,还是吃东西实在。林涛发扬苦中作乐的职业精神安慰自己,捡起最大的一只小龙虾拆壳卸甲、揪出虾肉丢进嘴里。不过么,如果林涛真的能学会闭嘴,那么林涛也就不是林涛了。
 
“我说老秦啊,”林队长看着秦科长在那儿切虾排尸体,又忍不住去撩他,“切东西可以是爱好,连虾壳都拼全了按顺序摆一排这是病吧?”
 
“那叫强迫症,”大宝嚼着虾肉抬起头——在吃的面前什么都可以排后,唯独怼秦明这事儿不行,“老秦明显是重症患者。”
 
“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所有精神疾病的诊断标准中都会有‘其症状影响当事人的正常行事行为能力’的描述,对小龙虾尸体进行单纯的排列并不能被称之为强迫症。——我只是喜欢整齐而已。”秦明对大宝和林涛的联合吐槽表示冷漠,学霸不是你们怼得起的。
 
林涛看着他的手术刀寒光闪闪,缩了缩脖子,心说你没有强迫症也有洁癖。
 
“我也没有洁癖。”秦明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同时一刀切开第七只虾的腹部。
 
大宝一听这话,立马不服,“上次给你加个鸡腿你还沾了灰就不吃了呢,还说没毛病。”
 
“首先,洁癖是强迫症的一种。其次,有过度清洗行为的洁癖一般来源于对病毒或细菌等致病微生物不切实际的恐惧,所以法医职业的很多工作本身足以让洁癖者惊恐发作。”秦明拼好最后一套虾壳,拿起筷子,“比如脏乱差的案发现场,比如尸蜡化的尸体。”
 
“但是鸡都为你死了,你还浪费了它。”大宝小声地嘀咕。
 
“林涛不是吃了吗?”秦明一块接一块地把七块虾肉迅速消灭。
 
“哦——”大宝用一种“我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调侃道,“所以那次你会同意在路边吃饭这件事本身就是个阴谋,你是为了找借口把盒饭给林涛吃。”
 
“哟,宝爷眼力不错,这都被你发现了。”林涛闻言挑眉,戴着油腻腻的小龙虾手套就给大宝点了个赞。
 
然而他没有被怼。
 
“——卧槽!”大宝的系统延迟了一会儿才做出反应,硬生生把标点符号说出了颜文字般的效果,“你们这样乱发狗粮是不对的—^—”
 
“警犬。” 秦明看了看大宝,吐出两个字证明狗粮并没有乱发,“你们吃,我去结帐。”
 
“……”李大宝表示她钢铁般坚强的心脏受到了伤害。





————

我承认是我个人不能接受老秦洁癖强迫症这类的设定所以才有了这篇没头没尾的东西。

鞠躬。

评论(18)
热度(401)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