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秦明中心】追

*第十六集后的摸鱼短打 

*真人/演员无关,只有OOC归我

*私设有,时间线和情绪好像稍微有点乱,大家忽略细节吧…咳。

————

秦明一次又一次穿过雨帘,从一个故人寻到另一个故人,任由父亲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在眼前反复回闪。

 

老天爷总是这样,在人最脆弱的时刻还要泼下一盆阴郁的水。

 

低气压引发的情绪波动,能隐藏犯案的环境,还有这似乎能够冲刷一切的助力。秦明擦去颊边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留下的痕迹,用手背遮住了双眼。雨夜,怪不得那么多案子都发生在雨夜。

 

他的身体因为寒冷而微微发抖,又是这样的雨。

 

秦明很清楚自己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过敏只不过是林涛口中文艺的说法。但他已经学会了特异化外部线索,以及控制情绪的外露。所以他很久没有这样过了,这样觉得避无可避。有短短那么一瞬,他甚至想要放任那些症状占据躯壳,让一切的悲伤和痛苦都沉没在酒精里。

 

但是他不能。

 

因为他是秦明。他用了二十年追逐父亲的脚步,绝不能在这里停下。

 

手机上积攒的未接来电已经超过了十个,林涛和大宝都孜孜不倦地试图找到自己。他也希望有一个人此刻能站在他的身侧,但是他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将关心他的这两个人牵扯进来。每个人都有一些需要自己承担的事情,这是作为独立个体必要的经历。而对于秦明来说,这件事就是关于他父母的一切。

 

又或者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秦明不愿意承认,甚至拒绝去想那个可能的原因,但大脑早已给出了答案:他很难真正信任别人。——这或许也是他选择成为法医的原因之一,只有法证能够陈述真相,也只有尸体不会说谎。

 

所以…我的父亲,你怎么还不开口?

 

屏幕的亮光在荧荧地闪烁,雨点敲打窗户的声音狠狠地把悲伤捶进他的心脏。

 

父亲,你听见了吗,母亲还在哭泣*。

 

『儿子许什么愿了?』

 

我希望永远能和你们(爸爸妈妈)在一起。秦明无声的呐喊与屏幕中稚嫩的童声重合在一起,透出一丝歇斯底里的固执。

 

二十年。痛苦与幸福叠加在一起的回忆太叫人难以承受,如果不是追逐真相已成为本能,他可能会又一次错过父亲的提示。

 

还好,他想,还好。

 

这一瞬的庆幸让秦明忽略了徘徊过心头的犹疑: 一切都太过顺利,一个雨夜出现在门口的牛皮纸袋里装着一份二十年前的检举信,洗刷了他父亲渎职的罪名,也必然牵连着他对事实的再度追寻。

 

直到真相将他刺得鲜血淋漓。

 

“他在操纵你情绪的过程中,已经不满足于现状。”罗钥说过的话犹在耳边回荡,秦明只觉得愤怒和理智开始相互撕扯,似乎哪一方都不想放过他。

 

这一切的背后是否还有什么阴谋已经不重要了,他必须去见罗钥,去见这个他尊敬了二十年的罗叔叔,然后亲自问他一句为什么。

 

 

———

 

*原著里有一次老秦出勘现场的时候也是雨夜,老秦当时说“别哭啦,我知道你有冤,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这里是借梗致敬。

评论
热度(18)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