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Malec】题目是什么能吃吗?

*演员梗,灵感来自Matthew 抱兔子的那张图
*原著+剧的混合背景,同居后
*被201虐到了自己来随便甜一下,但是写烂尾了(喂
 
Alec发誓他看见了Magnus头顶上有两只兔子耳朵。
 
从学院归来的暗影猎人在男友开门的一刹那惊得差点把弓箭摔在地上,“Magnus,告诉我这是我的幻觉!你头上…”
 
“有一对兔子耳朵,我知道Alexander,别叫出来。很显然这一直是个有魔法的世界,而它们有些敏感,你懂的,对于声音。”布鲁克林的大巫师苦着脸试图把长耳朵压下来捂住,但是显然不太成功,“Catarina往我的酒里加了变形魔药。——或许我真的不该让她错过那支限定版的口红。”
 
“什么?”年轻的弓箭手显然还没跟上节奏。
 
“Catarina因为帮我整理藏书而忘了给她的手机充电,所以她错过了口红,然后我变成了这样。”Magnus摊了摊手,“这大概会成为我以后讨厌信息时代的理由,毕竟在没有手机的时代也没有口红。限定版。和闹钟。”
 
真是出乎意料,Alec眨了眨眼,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在心里偷偷给Catarina 点了个赞,“其实还挺..可爱的?”
 
“谢谢你,Alexander,我好受多了。”Magnus无奈地看着爱好小动物的男朋友,“至少我娱乐到了你。”
 
“呃…这个要什么时候会恢复?”Alec借着关心巫师的机会摸了一把那对耳朵——手感简直不要太好。
 
灰色的长耳在暗影猎人的手底抖动了一下,Magnus听起来有些沮丧,“很不幸,我不知道。我尝试所有我知道的反变形咒语和魔药,但一切迹象都表明情况还会更糟。”

“你是说…”我要有一只bunnus*了吗?Alec知道自己应该表示担心,但或许是因为看过太多巫师之间的恶作剧,他此时竟然有点期待。

Magnus叹了口气,然后卷起了袖子,他的手臂上也覆着一层灰色的软毛,“是的,你要有一只bunnus了。而且是的,你说出来了。”

Alec刷地红了面颊,“抱歉。”

“不用道歉,亲爱的。”兔耳朵巫师安抚地拍了拍他,“事实上我需要你把猫主席带到学院养几天,今天早上它差点把我的耳朵挠秃了。随着身体的变化我的魔力也在减弱,我不得不为我的素食啮齿生活提前做好准备。”

“…或者我可以把你带回学院?”Alec鬼使神差地给出了一个第二方案。

Magnus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一个微笑,“当然,我很荣幸。”

———

于是当天晚上Alec抱着一只灰色的兔子回到了学院。

“Magnus送了你一只兔子吗?”

“嗯。” Alec低头看向兔子那双泛着点儿金绿色的眼睛,“他叫Bunnus.”

———

大巫师仰面躺在Alec怀里蹬了蹬腿儿表示兔生艰难。

———

*(Bun)ny + Mag(nus) = Bunnus

评论(4)
热度(91)
  1. AlecNights松鼠丢了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