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十章: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 Part 1

看前注意:

1. 进度龟速,翻译和第一章交替进行,更新看心情;

2. 意识流翻译,如果看不懂说明译者有病,绝不是原文的错;

3. 好像贝恩纪事现在是没有中文译本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出版社已经买了翻译版权,所以本翻译只供娱乐交流,禁转[高亮]

以下正文

------

The course of true love (and First Date)

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

这是布鲁克林一个周五的夜晚,城市的灯光辉映着天空:夏天的灼热像夹在书页之间的花朵一般被橙色的云彩按在人行道上。马格纳斯独自在阁楼公寓来回踱步,不太专心地思考着他是否被放了鸽子。

被一个暗影猎人邀约绝对是马格纳斯生命中最奇怪也最出人意料十大事件之一,而马格纳斯总是努力让自己过上一种出人意料的生活。

但他依然很惊讶自己接受了邀请。

过去的那个星期二是无聊的一天,只有猫咪和写着长角蟾蜍的购物清单。然后亚历克·莱特伍德,负责纽约学院的暗影猎人们最年长的儿子,出现在马格纳斯的家门口,感谢他救了他的命,然后用一种处于深紫和淡紫之间的奇妙(基佬)状态(fifteen shades between puce and mauve)问他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出去。作为回答,马格纳斯迅速地失去了理智,亲吻了他,然后将约会定在了周五。

这整件事都极度地奇怪。首先,亚历克上门感谢马格纳斯救了他的命。很少有暗影猎人会想到做这类事情。他们认为魔法是他们的权力,应当在任何他们需要的时候出现,并且将巫师视作便利或是讨厌的玩意儿——大部分拿非力人宁可选择感谢电梯把他们送到了正确的楼层。

接下来的情况是,以前从没有暗影猎人邀请过马格纳斯出去约会。他们会需要各种各样的帮助,魔法上的、性相关的,还有一些千奇百怪的。但没有任何一个会想要花时间与他相处,一起出去看电影,然后分享爆米花。他甚至不知道暗影猎人是否看电影。

这是件如此简单的事,如此直接的请求——就好像从没有暗影猎人因为马格纳斯的触碰而打碎过盘子,或者把“巫师”这个单词说的好像诅咒一样。仿佛所有老旧的伤痕都能愈合成从未出现过一般,这个世界也能成为亚历克·莱特伍德清澈的蓝眼中看到的那样。

就在那一刻,马格纳斯说了好,因为他想这么说。当然,也有很可能他说了好只因为他是个白痴。

毕竟,马格纳斯不得不不断提醒自己,亚历克甚至不是全心全意对他的。他只是对唯一一个关注他的男性做出回应罢了。亚历克是个深柜,害羞,明显缺乏安全感,也明显对他金发的好友崔斯·维兰德(Trace Wayland)有特殊情感[1]。马格纳斯很确定就是那个名字,但是维兰德让马格纳斯莫名地想起威尔·海伦戴尔(Will Herondale),而马格纳斯不想想起威尔。他知道让自己远离心碎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去想他失去的朋友并且不再和暗影猎人有所交集。

他告诉过他自己这次约会将会是令人兴奋的,它只是在逐渐变得太过刻板的生活中的小意外,仅此而已。

他试着不去想他应该给亚历克一个怎样的约会,不去想亚历克是怎样看着他说出简单到极致的“我喜欢你”。马格纳斯觉得他自己是那种会用言语包装别人、绊倒他们或者在必要时蒙蔽他们的人。Alec能够如此直截了当实在是不可思议。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似乎甚至不需要刻意做到这样的。

在亚历克离开之后,马格纳斯立刻给卡塔丽娜打了电话,并在她发誓保密之后才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你答应和他约会是因为莱特伍德家都是混蛋而你想要告诉他们你能让他们的宝贝男孩儿堕落么?”卡塔丽娜问道。

马格纳斯在猫主席身上平衡了一下他的双脚。“我确实认为莱特伍德们都是混蛋,”他承认道,“而且这也确实像是我会做的事。该死。”

“不,真的不是。”卡塔丽娜说道,“你一天有十二个小时都处于讽刺模式,但你几乎从未心怀恶意。在那些闪亮的外表下,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卡塔丽娜才是那个心地善良的。马格纳斯知道自己是谁的儿子,以及自己从哪儿来。

“就算那是恶意,也没有人能责怪你,特别是在‘圆环会(Circle)[2]’事件之后,在所有那些发生之后。”

马格纳斯看向窗外。他住所的街对面有一家波兰餐厅,它闪烁着“二十四小时供应罗宋汤和咖啡”的广告(希望这两样不是混合在一起供应的)。他想起亚历克邀请他出去的时候手是如何颤抖,还有自己说好的时候他看起来是怎样的高兴和震惊。

“不,”他说,“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这可能是我这十年来最差劲的决定了——但这和他的父母没关系。我说好是因为他。”

卡塔丽娜沉默了一会儿。如果是拉格纳在他旁边的话一定会大笑出声,但拉格纳为了一系列让他的肤色焕发出绿色的复杂美容而消失在了瑞士的一家Spa里。而卡塔丽娜有着一位治疗者的本能: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表现出善意。

“那么祝你约会好运。”她最后这么说到。

“非常感谢,但我不需要好运;我需要帮助,”马格纳斯说,“我会去这次约会不代表着它一定会顺利进行。我很迷人没错,但是要两个人合作才能跳起探戈。”

“马格纳斯,想想上次你试图跳探戈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你的鞋子飞了出去而且差点砸死了某个人。”

“这是个暗喻。他是个暗影猎人,他是个莱特伍德,而且他喜欢金发。他是约会的风险。我需要一个逃跑计划。如果这场约会是个彻彻底底的灾难,我会发短信给你。我会说‘蓝松鼠,我是火狐。任务因为极度的偏见失败。’然后你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现在有个超级超级紧急的事件需要我专业的巫师帮助。”

“这看起来复杂得毫无必要。这是你的手机,马格纳斯,你不需要用代号。”

“好吧。我会只发‘失败’。”马格纳斯伸出手,用手指顺着猫主席的脑袋捋到尾巴尖儿;猫主席伸了个懒腰,呼噜着热情地赞同马格纳斯在男人上的品味。“你会帮助我吗?”

---

[1] 其实大巫师记错名字了,是Jace Wayland!所以后面才强调他肯定是个名字没错云云。

[2] 我翻译的时候好想翻译成“圈儿环”啊,感觉萌萌的不是吗 :> 但是被自家大狼吐槽禁止了。

---

P.S.:请注意标题的Part只是按照我停在了哪儿而已,不是原文的分截啊喂

评论(5)
热度(57)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