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1

看前注意:

*TBC是TMI的衍生作品,大巫师主场。这是大巫师的过往不是Malec的爱情故事。但正因为有这些过去,他和Alec的感情才更为难能可贵。

*虽然还没有翻到,但是本章后半是Magnus对Imasu的爱情。避雷出门左转不谢。

*译者是个Magnus吹,在我心里大巫师就是什么都好,不服打我啊 :>

*看不懂说明译者有病,绝对不是原文的错

*本书似乎没有中文译本,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出版社购买了翻译版权,总之本翻译仅作娱乐交流,禁转【高亮】


------

What really happened in Peru

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秘鲁巫师议会禁止进入秘鲁是马格纳斯·贝恩生命里的悲伤一刻。这不仅是因为他的照片在那张传遍秘鲁的暗影魅族海报上太过狂野不羁,更是因为秘鲁是他最喜爱的地方之一。他在那儿有过许多冒险,也留下了不少精彩的记忆。这一切的开端是1791年他邀请拉格纳·菲尔和他一起在利马进行了一场“欢乐的观光大逃亡”。

 

1791

 

马格纳斯在利马城外的路边客栈中醒来。他按照顺序穿上一件刺绣背心,一条马裤和一双闪亮的搭扣鞋,然后开始寻觅早餐。但他没找到想要的东西,反而撞上了旅店的老板——一位用黑色披肩头纱遮住长发的丰满女士,正用一种阴沉且不安的表情跟一个服务员姑娘讨论着某个刚刚来到客栈的家伙。

 

“我猜它是一只海怪,”他听见女老板的低语,“或者一条人鱼。他们真的能在陆地上生存吗?”

 

“早上好,女士们,”马格纳斯打了个招呼,“听起来我的客人到了。”

 

两位女士都眨了两次眼。马格纳斯认为第一次是因为他充满活力的装束,而较为缓慢的第二次则是因为他所说的话。他冲着她俩愉快地挥了一下手然后走了出去,穿过宽宽的木头门和天井,走进了公共休息室。他的巫师朋友拉格纳·菲尔正拿着一杯吉开酒窝在房间的尽头。

 

“我也要他喝的这个,”马格纳斯对服务员说,“不,等一下,我要三杯他喝的这个。”

 

“跟他们说我也要一样的,”拉格纳说,“我只有在某些决定性的时刻才会选择这种饮品。”

 

马格纳斯照做了。当他把视线重新移回拉格纳身上的时候,他看见他的老朋友还是平常一贯的样子:可笑的穿着,深沉的忧郁,还有深绿色的皮肤。马格纳斯常常为他自己的巫师印记并不是那么明显而感到庆幸。有时候有一对儿猫似的金绿色竖瞳挺不方便的,但这很容易就能用一个小魅惑术遮掩过去,况且即使没有遮住,也很少有女士——或者先生——会觉得那是个缺点。

 

“没有用魅惑术吗?”马格纳斯问到。

 

“你说过你希望我加入一场无尽放纵的旅行。”拉格纳回答他。

 

马格纳斯笑了。“是我说的!”他停顿了一下,“但原谅我,我没看出这和不用魅惑术有什么联系。”

 

“我发现我在自然状态下女人缘更好,”拉格纳告诉他,“女士们喜欢一点点变化。曾有位身居太阳王路易十四朝廷中的女士说过没有人能比得上她‘亲爱的小卷心菜’。我听说这个表示钟爱的说法后来在法国变得相当流行。这都要归功于我。”他用和以往一样低沉的声调说着。

 

当六杯酒被拿上来的时候,马格纳斯接过了它们,“我需要所有这些。请给我的朋友再拿一点。”

 

“还有一位女士曾把我称作她爱的甜心豆荚,”拉格纳继续说道。

 

马格纳斯深深呼吸了一次,看向窗外的阳光和他面前的饮品,终于对整个情况感觉好了一点。“恭喜,还有欢迎来到诸王之城利马,我的甜心豆荚。”

 

×××

 

在拉格纳喝了五杯酒、马格纳斯喝了十七杯酒的早餐过后,马格纳斯带着拉格纳游览了利马。从总主教宫金色蜷曲、精雕细琢的门面一直到广场上色彩鲜明的建筑群,还有那些与之相契的精致阳台——西班牙人曾在那儿处决罪犯。

 

“我想从首都开始观光会很棒。另外,我曾到这儿来过,”马格纳斯说,“大概五十年前。——除了那场几乎吞噬整座城市的地震以外,我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

 

“那场地震是不是和你有点关系?”

 

“拉格纳,”马格纳斯责备他的朋友道,“你不能把所有自然灾难的发生都归咎到我身上!”

 

“你没回答问题,”拉格纳说,并叹了口气。“我期待着你变得更加…可靠,并且不那么像你平常那样,”他一边走一边提醒道,“毕竟我不会说这里的语言。”

 

“所以你不会说西班牙语?”马格纳斯问道,“还是你不会说盖丘亚语?还是说其实你不会说艾马拉语?”

 

马格纳斯早就意识到无论他去哪儿都会是个陌生人,所以他会注意学习所有的语言,这样他就可以去任何他想去地方。西班牙语是他在母语之后学会的第一门语言。他并不经常使用母语。那会让他想起他的母亲和继父——那些童年的爱、祈祷还有绝望。他家乡的词汇有些太过依赖于那种语言,就好像当他说出它们的时候他必须是真的想表达那个意思,必须是严肃的。

 

(还有一些其他的语言——像是炼狱语,地狱语还有深渊语——他学习他们是为了和恶魔领域交流。他常会在他的工作中被迫使用这些语言。但这会让他想起他亲生父亲*,而那些记忆更加糟糕。)

 

马格纳斯认为真诚和严肃的重要性都是被过分高估的,因为他曾被迫反复经历那些令人难受的记忆。他更愿意选择变得愉快或者令人愉快。

 

“你刚才说的任何一种我都不会说,”拉格纳回答他,“但是,我一定会说‘傻废话’,因为我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这就很伤人了,而且完全没有必要,”马格纳斯评论道,“但是当然,你可以完全信任我。”

 

“只要你别把我单独丢下就行了。你得发誓,贝恩。”

 

马格纳斯挑了挑眉,“我以我的荣誉起誓!”

 

“(如果你失约的话,)我会找到你的,”拉格纳告诉他,“不管你有多少抽屉荒谬的衣服,我都会找到他们。然后我会带着一只羊驼到你的卧室,并且确保它在你的一切所有物上都留下尿迹。”

 

“没必要把这事儿弄得不愉快,”马格纳斯说,“别担心,我可以现在就教你所有你需要知道的词。其中一个是‘fiesta’。”

 

拉格纳皱起眉头,“那是什么意思?”

 

马格纳斯抬了抬眉毛。“那表示‘聚会’。还有一个重要的词是‘juerga’。”

 

“那又是什么意思?”

 

马格纳斯没有说话。

 

“马格纳斯,”拉格纳用严厉的声音说,“那个词是不是也表示‘聚会’?”

 

马格纳斯没法克制住他脸上逐渐展开的狡猾笑容了,“我道歉,”他说,“不过我完全没有任何歉意。”

 

“试着懂事点儿。”拉格纳建议到。

 

“我们在假期!”马格纳斯说。

 

“你永远在假期,”拉格纳指出,“你已经度了三十年的假了!”

 

这倒是真的。自从他的爱人——不是他的第一个爱人,但是是第一个生活在他身边并且死在他怀抱里的爱人——去世后,马格纳斯就没有安定下来过。马格纳斯想起她的次数足够多,所以提及她并不会让他伤心。她令人难忘的面容就像星辰一样陌生而又熟悉,无法被触碰,却总是在夜间闪耀在他眼前。

 

“我还舍不得冒险呢,”马格纳斯轻轻地说,“而且冒险也舍不得我。”

 

他不知道为什么拉格纳又叹了口气。


------

P.S.: TBC代表的是The Bane Chronicles不是To Be Continued,但是现在的进度确实是To Be Continued(喂

评论(4)
热度(28)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