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2

*看前注意见上篇。高亮禁转

-----

拉格纳多疑的性格让马格纳斯在整个旅途中一直感到相当伤心和失望。比如当他们游览亚里纳科查湖(Lake Yarinacocha)的时候,拉格纳眯起眼睛询问道:“那些海豚是粉色的吗?”

“他们在我来这里之前就是粉色的了!”马格纳斯愤慨地大声说道。他停顿了一下,仔细回想着,“我好像大概也许能肯定。”

他们从海岸玩到高山,看遍了秘鲁所有的风景。马格纳斯最喜欢的大概是月之碎片阿雷基帕城。它由融灰岩的石块建成,每每被太阳的光辉触抚都会闪烁着和月光照射水面一样耀眼的白色。

那儿还有一位魅力十足的女士,但她最后决定偏爱拉格纳。马格纳斯本可以一辈子都不用卷入巫师的三角恋,或者听见“某人的可爱猪笼草”这个爱称的法语版(是的,拉格纳听懂了)。拉格纳呢,恰恰相反,他似乎非常开心,并且看起来第一次没有后悔他响应了马格纳斯在利马对他的他召唤。

最后马格纳斯只能靠给拉格纳介绍另一位可爱的年轻女士,朱利亚娜,才得以劝说他离开阿雷基帕。这位女士认识雨林中的路,并且向他们保证她能带着他们找到死藤,一种有着非凡魔力的植物。

但之后,当马格纳斯艰难地在绿色的包围中穿越的时候,他有了后悔选择这个特殊诱饵的理由。目之所及全部都是绿色、绿色,还有绿色,甚至连他看向旅伴时也是如此。

“我不喜欢雨林,”拉格纳悲痛地说。

“那是因为你没有用跟我一样的方式开启新历程!”

“不,是因为这儿比野猪的腋窝还潮湿,而且有那儿的两倍臭!”

马格纳斯把坠在眼前的东西推开,“我承认你的立论很优秀,并且还用描述了一副生动的画面。”

没错儿,在雨林里并不舒服,但是这儿也同样奇妙。苍翠的浓密灌木和树冠上的精致树叶是不同的风景,一些植物鲜亮柔软的形状在线型的树丛里轻轻摇摆。周遭的绿色被突然的活力打破,是花朵鲜艳的飞溅,还有昭示着动物而非植物的促然移动。

马格纳斯对上方那些讲究而富有光泽、像明星一般在树间伸展着长胳膊长腿儿的蜘蛛猴们和害羞敏捷的松鼠猴宝宝们最为着迷。

“拍下这个,”马格纳斯说,“我和我的小猴儿朋友。我可以教他魔法,我还可以给他穿上可爱的夹克。他可以变得看起来和我一样!——但是猴子版的。”

“你的朋友已经抓狂了,并且因为高原反应头晕眼花,” 朱利亚娜告诉他,“我们现在在海平面上好几英尺。”

马格纳斯不是很确定为什么他要带一个向导。——除了那可以让拉格纳冷静下来以外。其他人可能会在不熟悉或者潜存危险的地方安分地跟着向导,但马格纳斯是个巫师,并且完全准备好了在必须的时刻与美洲豹恶魔来一场魔法战斗。——那将会是个非凡的故事,将会震撼一些没有莫名其妙被拉格纳吸引的女士们,或者先生们。

迷恋于采摘水果和思考美洲豹恶魔的马格纳斯突然抬头打量周围时,发现他和他的伙伴们走散了——他在绿色茫茫的丛林里迷路了。他停下来欣赏了一会儿凤梨花——由花瓣组成的巨大彩虹色花碗闪烁着不同的颜色和水光,还有青蛙蹲在花心珠宝般闪亮的凹陷处。接着他抬起头对上了一只猴子棕色的圆眼。

“你好啊,伙计。”马格纳斯说。

猴子发出了一阵可怕的叫声,一半像咆哮一半像蛇类的嘶嘶声。

“我开始怀疑我们的友谊是否美好了。”马格纳斯说。

朱利亚娜告诉过他们,当接近猴子的时候不能退却,要站定,并保持住一种拥有无声的权威的气氛。这只猴子比其他马格纳斯看到过的猴子都要大,有着更为宽厚的肩膀和浓密到近乎黑色大皮毛——一只吼猴,马格纳斯想起了它们的名字。

马格纳斯朝着猴子丢了一颗无花果。【叮,】猴子接住了无花果。

“呐,”马格纳斯说,“这事儿就这么解决了吧。”

猴子上前了一点,威胁般地咀嚼着无花果。

“我相当想知道我是在这儿干什么。我享受城市生活,你懂的,”马格纳斯评论道,“闪亮的灯光,日常的交谊,流水般的娱乐。没有突然出现的猴子。”

他无视了朱利亚娜的建议,向后敏捷地退了一步,并同时丢出另一片水果。猴子这次没有上钩。它蜷起身体发出了一声咆哮,马格纳斯再次后退了几步并撞在了一棵树上。

马格纳斯在撞击的时候打了个跌——他为此时没有人正在看着他,或者期待着他表现得像个成熟的巫师,而短暂的庆幸了一下。那只猴子直冲着他的脸发动了攻击。

他在雨林里呼喊,旋转并且奔跑。他甚至没有想到要丢下水果。水果一个接一个地掉落下来,在他逃离猴子威胁的时候组成了一条鲜艳的小瀑布。他听见猴子穷追不舍所以越跑越快,直到他所有的水果都不见了,然后他撞在了拉格纳身上。

“小心点儿!”拉格纳厉声说道。

“从我的角度来看,是你伪装得太好了,”马格纳斯指出,然后他描述了两次他可怕的猴子历险记,一次是用西班牙语对朱利亚娜说的,再一次是用英语对拉格纳说的。

“但是你当然应该在遇到主雄的时候立即撤离,”朱利亚娜说,“你是傻子吗?你真是太幸运了,他的注意力能被水果从撕开你的喉咙上引开。他认为你是在试图偷走他的母猴们。”

“原谅我,但我们那时没时间交换那种个人信息,”马格纳斯说,“我怎么知道这种事!另外,我向你们俩保证,我绝对没有和母猴们进行过恋爱冒险。”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我一只(母猴)都没看到,所以我没遇到机会。”

拉格纳看起来对所有导致他现在情形的选择都很后悔,特别是对同伴的选择。接着他弯下腰,用低到朱利亚娜没法听见的嘘声让马格纳斯再次清晰地想起他的猴子报应:“你那时是不是忘了你会魔法?”

马格纳斯抽空回头给了他一个蔑视的眼神。

“我是不会去迷惑一只猴子的!说真的,拉格纳,你认为我是什么?”

×××

------

诸位看官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揖。

评论(2)
热度(22)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