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十章: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 Part 2

*看了205有点小激动所以两边都开心地更一段

*看前注意见上篇。

*欢迎捉虫。

----------

“好吧。我会只发‘失败’。”马格纳斯伸出手,用手指顺着猫主席的脑袋捋到尾巴尖儿;猫主席伸了个懒腰,呼噜着热情地赞同马格纳斯在男人上的品味。“你会帮助我吗?”

 

卡塔丽娜不耐烦地长长叹了口气,“我会帮你的,”她保证到,“但你已经使用了这个世纪有关约会的所有的求助,而且你欠我这一次。”

 

“这是讨价还价。”马格纳斯说。

 

“而且如果这事儿成了,”卡塔丽娜咯咯地笑着说道,“我希望当你婚礼的伴娘。”

 

“我要挂电话了。”马格纳斯告诉她。

 

马格纳斯跟卡塔丽娜做了个交易。不止如此,他还打电话给一家饭店预订了位置,挑选了一套约会的服装:菲拉格慕的红色裤子,与之相配的鞋子,以及一件黑色的丝绸马甲——马格纳斯穿这件马甲的时候通常不会在里面穿上衬衫,因为那样能让他的胳膊和肩膀显得相当美好。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亚历克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可能是因为亚历克的神经被绷断了——在他权衡了他的生活,比较了他珍视的暗影猎人的责任和一场与一个他甚至没有那么喜欢的人的约会之后——他可能不会来了。

 

马格纳斯没注意到他自己富有哲理地耸了耸肩。他走向他的酒柜,然后用独角兽的眼泪、活力魔药、蔓越莓汁和一扭青柠为自己调了一杯提神的混合物。某天他大概会对此感到可笑的。可能就是明天。唔,或者后天。明天他应该会感受到宿醉的难受。

 

门铃的声音传进阁楼的时候,他可能是跳了起来,但除了猫主席之外他没看到任何人。而当亚历克跑上楼梯、冲进大门的时候,马格纳斯已经完全镇静下来了。

 

但亚历克却不能用完全镇静来形容。他黑色的头发向各个方向支楞着,就像一只刚刚掉进过煤灰的章鱼;他的胸膛在淡蓝色的T恤下起伏;脸上还泛着汗水的光泽。要让暗影猎人们流汗可不容易。马格纳斯很想知道他到底跑了多快。

 

“唔,这倒是意料之外。”马格纳斯挑眉道。他依然抱着猫,把自己轻柔地扔在沙发上,然后将双脚挂在了其中一边的木质雕花扶手上。猫主席落在他的肚子上,对于位置的突然改变困惑地喵喵叫着。

 

马格纳斯可能有点过于刻意地装作品行不端和漠不关心了,但从亚历克挫败的表情看来,他还是相当成功的。

 

“很抱歉我迟到了,”亚历克喘着气说道,“杰斯想做一些武器训练,我不知道该怎样脱身——我是说,我不能告诉他——”

 

“噢,杰斯,是了。”马格纳斯说道。

 

“什么?”亚历克问。

 

“我刚才忘了那个金发男孩的名字,”马格纳斯一边解释着一边不屑一顾地弹了弹手指。

 

亚历克看起来有些犹豫,“噢,我——我是亚历克。”

 

马格纳斯弹了一半的手暂停了下来。他手指上蓝色的宝石反射着窗外城市闪烁的灯光,投射出亮蓝色的火花,然后跌没入亚历克双眼的深蓝之中。

 

亚历克确实努力了,马格纳斯心想,尽管只有受过训练的眼睛才能发现这一点。浅蓝色的T恤比亚历克周二穿的那件邪恶的灰色运动衫适合他多了。他隐约闻到了古龙水的味道。马格纳斯觉得他被莫名感动到了。

 

“是的,”马格纳斯慢慢地说到,然后他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你的名字我记得。”

 

亚历克笑了。或许亚历克对那个杰斯有点什么意思并不重要。那个杰斯是很帅,但他是那种知晓一切的人,而且他们常常比他们所值得的更为麻烦。如果说杰斯是金,能够吸引光芒和他人的注意,那亚历克就是银:太过习惯于所有其他人都和他一样关注着杰斯,太过习惯于活在杰斯的影子里,从不奢求被看见。或许这足够让他去做第一个告诉亚历克他值得在一个屋子里被首先看见,并被注视最长的时间的人。

 

而且银啊,尽管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比金子更为稀有。

 

“别担心,”马格纳斯说着,从沙发上轻巧地晃了下来并把猫主席温柔地推到了沙发垫上,而猫主席用哀怨地声音表示了沮丧,“喝一杯吧。”

 

他热情地把自己的饮品推进了亚历克的手里;他还没有喝过一口,而且他能给自己调一杯新的。亚历克看起来被惊吓到了。他明显比马格纳斯设想的更为紧张,因为他没接住、还把玻璃杯掉在了地上,猩红的液体洒了他一身,也洒了一地。

 

亚历克看起来就像中枪了一般,而且还显得极为尴尬。

 

“哦霍,”马格纳斯感叹道,“你们这些人可真是过分吹嘘你们那卓越的拿非力人反射弧了。”

 

“噢,以天使之名。我很——我很抱歉。”

 

马格纳斯摇着头划了个手势,在空气中留下一串蓝色的火花,然后猩红液体留下的小水洼和碎玻璃就消失了。

 

“不用道歉。”他说,“我是个巫师。没有什么杂乱是我搞不定的。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敢举办那么多派对呢?让我告诉你,如果我需要自己刷洗手间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你见过吸血鬼们呕吐吗?超级恶心。”

 

“我并没有,呃,和吸血鬼的社交活动。”

 

亚历克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惶恐,就仿佛他正在想像堕落的吸血鬼们正在呕出无辜者的鲜血。马格纳斯准备赌他跟任何暗影魅族都没有社交活动。天使的孩子们总是和他们的同类在一起。

 

马格纳斯想知道亚历克在他的公寓里到底是要干什么。他打赌亚历克也在想同样的事。

 

这可能会是个漫长的夜晚,但至少他俩都能变得衣着整洁。T恤或许展现了亚历克的努力,但马格纳斯可以做得更好。

 

“我会给你找件新衣服,”马格纳斯主动请缨,并走进了他的卧室,而亚历克还在模糊地抗议。

 

马格纳斯的衣柜占据了他的半个卧室,而且他还打算扩建它。那里面有很多马格纳斯觉得亚历克穿起来会很棒的衣服,但他只是飞快地翻过了他们。他意识到亚历克可能并不喜欢马格纳斯把他独一无二的时尚感强加给他。

 

他决定做一个比较冷静的选择,挑出了一件他在周二那天穿过的T恤。这对于马格纳斯来说或许有点太感性了。

 

诚然,那件衣服上用亮片写着“BLINK IF YOU WANT ME”,但那是马格纳斯能做出的最冷静的选择了。

 

他从衣架上拽下那件衣服,然后轻快地走回了主屋。而亚历克已经把他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有些无助地站在那儿,那件被弄脏的T恤被他紧握在手里。

 

马格纳斯突然停了下来。

评论(1)
热度(3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