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3

*看了205有点小激动所以两边都开心地更一段

*看前注意见上篇

*欢迎捉虫

----------


生活是没法被完全贡献给纵情和猴子的。马格纳斯总得想办法搞定所有的酒水花销。好在到处都有暗影魅族的网络,而马格纳斯在他刚踏上秘鲁时就已经与他们建立了适当的联系。

 

当他的特殊能力被需要时,他带上了拉格纳。他俩一起穿着他们最华丽的服饰在萨拉韦里港口(Salaverry harbor)登上了一艘船。马格纳斯还戴着他最大的帽子,那上面有一根装饰用的鸵鸟羽毛。

 

一位富有的秘鲁商人埃德蒙·加西亚(Edmund Garcia)在前甲板上会见了他们。他有着红润的面色,穿着一件看上去挺昂贵的袈裟、一条及膝的马裤并戴着一顶擦粉的假发,还有一把刻花的手枪悬挂在他的皮带上。他斜眼看着马格纳斯。“那是个海怪吗?”他盘问道。

 

“他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巫师,”马格纳斯答道,“事实上,你现在用一位巫师的价格得到了两位。”

 

如果小看特价货的话,加西亚是赚不到钱的。于是他对海怪的话题缄口不提,反而说道:“欢迎。”

 

“我讨厌船,”拉格纳打量着周围评论道,“我的晕船很严重。”

 

那个变成绿色的笑话太幼稚了,马格纳斯才不会屈尊去说。

 

“你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工作的需求吗?”马格纳斯用正事代替笑话问着,“我收到的信上说你需要我特殊的才能,但我有点困惑——我有太多才能了,所以我没法确定你要求的是哪一种。当然,它们都听凭你的差遣。”

 

“你是新来我们海岸的,”埃德蒙说,“所以你大概不知道秘鲁现在的繁荣依靠的是我们主要的出口物——海鸟肥料。”

 

“他说啥?”拉格纳问。

 

“到现在为止,都不是你会喜欢的东西,”马格纳斯回答道。船载着他们在浪花上摇晃。“抱歉,但你刚才说的是鸟的粪便吗?”

 

“是的,”加西亚说,“很长时间以来,欧洲的商人们都是从这种贸易中获利最多的。现在保证秘鲁商人在售卖时占有优势的法律已经通过了,所以欧洲人必须在他们的事业中与我们合作,不然他们就得退出海鸟饲料的生意。我的其中一条船载着大量的鸟粪作为货物,它将会是法律通过以来第一批被送出去的货船之一。我害怕有人会试图对这条船做点什么。”

 

“你认为海盗们可能会偷走你的鸟粪?”马格纳斯问。

 

“发生了什么?”拉格纳哀怨地呻吟着。

 

“你不会想知道的,相信我。”马格纳斯看向加西亚,“虽然我多才多艺,但是我不太确定他们是否延伸到了保护,呃,海鸟饲料的领域。”

 

他对货物有些半信半疑,但他确实听说过欧洲人趁虚而入,然后宣称目之所及的所有东西——土地,生灵,各种产品,还有人——都毫无疑问是他们的。

 

除此之外,他还从来没有在公海冒过险呢。

 

“我们准备好了一笔相当大的报酬,”加西亚主动提道,报出了一个总数。

 

“噢。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当作我们被雇佣了吧。”马格纳斯说,然后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拉格纳。

 

×××

 

“我依然对这一切都不太确定,”拉格纳说,“我甚至不确定你是从哪儿搞到那顶帽子的。”

 

马格纳斯无比高兴地调整了一下帽子。“就是我顺手带上的小东西,看起来挺适合这个场合。”

 

“没有人带着和它哪怕有一丁点儿相似的玩意儿。”

 

马格纳斯向周围那些挑战时尚风格的水手们投去轻蔑地一瞥。“当然,我为他们感到抱歉。但是我没看出为什么我需要为此改变我现在极具风格的做法。”

 

他从甲板上眺望海面。海水是一种极为纯净的绿色,就好象在抛光的碧玺里有着与绿松石和绿宝石一样的纹理。视野里能看见两艘船——第一艘是他们前往会合的目标,而第二艘,马格纳斯极度怀疑那是一条正准备攻击第一艘船的海盗船。

 

马格纳斯打了个响指,他们自己的船就直冲向了海平线。

 

“马格纳斯,别施法让船开得更快,”拉格纳说,“马格纳斯,为什么你要施法让船开的更快?”

 

马格纳斯再次打了个响指,蓝色火花跳跃在被风雨侵蚀的船侧。“我侦察到了远处可怕的海盗。准备作战,我绿呼呼的朋友。”

 

拉格纳吵吵着对此的厌恶,并且更大声地诉说着不愉快,但他们正飞速驶向那两艘船,所以马格纳斯对总体情况还比较满意。

 

“我们并不是来猎杀海盗的。没有人是海盗!我们是来护卫货物的,仅此而已。而且顺便,这货物到底是什么?”拉格纳问道。

 

“你最好还是别知道,我的甜心小豌豆,”马格纳斯向他保证到。

 

“请别再那样叫我了。”

 

“我不叫了,不了,”马格纳斯发誓道,并做了一个快速而简洁的手势,他的戒指反射着阳光在空中划出一道细亮的痕迹。

 

那艘马格纳斯认为是敌人的海盗船明显地翻向一侧,很可能是因为马格纳斯稍微用力过猛了一点儿。

 

加西亚对于马格纳斯能够在远处废掉一艘船感到十分钦佩,但他想要确保货物是完全安全的,所以他把他们的船只牵引在大船的边上——海盗船现在远远地落在他们后面。

 

马格纳斯对现阶段的情况感到十分高兴。而且从他们猎杀海盗和公海冒险开始,有一件事他一直都想要尝试做做看。

 

“你也来,”他催促拉格纳,“这将会很华丽的。你会看到的。”

 

然后他抓住一条绳子,华丽地荡过几英寻亮蓝色的区域,来到一块延伸的闪亮夹板上方。人。接着他灵巧地落进来一个洞里。

 

拉格纳在一会儿之后也跟了过来。

 

“捏住你的鼻子,”马格纳斯紧急地给出忠告,“别吸气。显然有人刚刚正在检查货物,并且没有把洞口关好,而我俩刚好直接跳了进来。”

 

“所以现在我们在汤里,真是谢谢你。”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马格纳斯说。

 

他俩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以便评估整个情况的悲惨程度。就马格纳斯个人而言,惨剧延伸到了他的手肘。而更悲惨的是,他弄丢了他那顶让人得意的帽子。他努力不去想他们几乎被埋在什么物质当中。如果他能努力想到除了长翅膀的小哺乳类的排泄物之外的东西,他就能想象自己正被困在别的什么东西里了,任何别的东西都好。

 

“马格纳斯,”拉格纳说,“我可以看到我们正在护卫的货物是一写令人相当不愉快的东西,但是你能告诉我它究竟是什么吗?”

 

看起来隐瞒和假装已经没有用了,所以马格纳斯告诉了他。

 

“我讨厌在秘鲁的冒险,”拉格纳最后用一种僵硬的声音说道,“我想回家。”

 

接下来发生的事——那位愤怒的巫师弄沉了一艘装满海鸟肥料的船——并不是马格纳斯的错,但他还是因此被怪罪了。而且更糟的是,他没有得到酬金。

 

然而,马格纳斯荒唐地破坏了秘鲁财产的行为并不是他被禁止进入秘鲁的原因。



评论(1)
热度(22)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