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十章: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 Part 3

*不想做正事所以又翻了一点儿。

*看前注意见上篇。欢迎捉虫。

----------

马格纳斯突然停了下来。

 

屋子里的照明只有一盏阅读用的小台灯,所有其他的光线都来自窗外。亚历克沐浴在街灯和月光之中,阴影沿着他上臂的线条,锁骨的凹陷以及全身光洁的肌肤蜷伏着,一直延伸到他牛仔裤的暗线之中。他平坦的小腹上画着如尼文,老旧的银色疤痕蜿蜒在他的肋间,还有一条攀在他的胯侧。他头颈如弓,发色如墨,肤白如纸,还焕发着淡淡的光泽,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件明暗交织的艺术品,那么完美,那么惊艳地呈现在人前。

 

马格纳斯听过很多次关于拿非力人是如何诞生的故事。它们全部漏说了一点:然后天使从高处降临,将腹肌赐予他选中的那个人。

 

亚历克抬头看向马格纳斯,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马格纳斯,像在思考自己为何会被他关注。

 

马格纳斯拿出他英雄般的自制力,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把短袖递了出去。

“我——很抱歉,我是个差劲的约会对象。”亚历克喃喃道。

 

“你在说什么啊?”马格纳斯问道,“你是个不可思议的约会对象。你来这儿才十分钟,而我已经脱掉了你一半的衣服。”

 

亚历克看起来半是窘迫半是愉悦。他告诉马格纳斯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体验,所以一切超过轻微调情限度的事都可能把他吓跑。好在马格纳斯有一个相当冷静和正常的约会计划:不会有惊吓,也不会有意料之外的事。

 

“来吧,”马格纳斯一边说着一边抓起一件红色的皮革风衣,“我们该去吃晚餐了。”

 

×××

 

马格纳斯约会计划的第一部分,坐地铁,看起来很简单,也很安全。

 

但事实是年轻的暗影猎人并不习惯于被看见或是和盲呆们有所互动。

 

周五晚上的地铁相当拥挤。马格纳斯对此习以为常,但亚历克却有些惊恐。他不停地偷看着周围的人群,就好像他在丛林里被凶恶的猴子们包围了似的,而且他似乎依然还没从马格纳斯的T恤上缓过神来。

 

“我不能用伪装符文吗?”当他们踏上F列车的时候亚历克问道。

 

“不准。我才不要因为你不想被盲呆盯着看而在周五的夜晚被当成单身狗。”

 

他们成功占到了两个位置,但这并没有让情况改善多少。他俩尴尬地肩并肩坐在一块儿,其他人在他们周围嘈嘈切切,来来往往。亚历克完全缄默着。马格纳斯相当肯定亚历克现在只想回家。

 

紫色和蓝色的海报在他们头顶上方展示着一对对年老的夫妇,悲戚地相互看着对方。海报上还打着WITH THE PASSING YEARS COMES … IMPOTENCE!马格纳斯发现他自己正以一种并不恐惧地心情盯着那些海报。他看向亚历克,发现亚历克也没法把他的目光移开。他思考着亚历克是否意识到马格纳斯已经三百岁了,是否会去想在那么久之后一个人是怎样的萎靡[1]。

 

两个男人在下一站上了车,然后清出了马格纳斯和亚历克正前方的一小块地方。其中一个人开始绕着扶手柱夸张地摆动,而另一个坐下翘二郎腿开始敲打他随身携带的一只鼓。

 

“大家好,女士们、先生们,不论你们是什么身份!”敲鼓的那人招呼道,“我俩将为你们带来一段娱性表演,希望你们能喜欢。我们把它叫做…屁股歌。”

 

然后他们一起唱起了饶舌。非常明显,那歌是他们自己写的。

 

“玫瑰红艳,他们都说爱非持久,

但我知道我对那诱人甜美的臀部永不满足。

你牛仔裤里的那些果冻,你卡车里的那些废物,

我就是想要那些——你一眼我便沉溺其中。

如果你想知道为何我想要你成为我的,

那是因为你的美臀无与伦比。

他们说你并非美人儿,但我毫不介意。

我只想关注你身后的风景。

从不浪漫,从不懂爱,

但我研究了你穿着那些牛仔裤的方式。

不愿让你离开却爱极你的远走。

转过身,再一次——宝贝慢慢走。

我会紧紧跟上,对你展开追求,

对那诱人甜美的臀部永不满足。”

 

许多乘客都被惊到了。马格纳斯不太确定亚历克只是被吓到了,还是内心感到太过羞耻所以正在悄悄向上帝祈祷。他脸上挂着那种极其特别的表情,双唇紧紧抿在一起。

 

通常状况下马格纳斯会大笑,大笑出声,然后给这两位街头艺人许多打赏。但事实上,当他们到站的时候,他内心真的是如释重负。不过他在和亚历克一起下车的时候还是摸出了几美元递给那个歌手。

 

直到一个满脸雀斑的瘦小男人蹿过他们身侧,马格纳斯才想起对盲呆可见的另一个弊端。他正想着他似乎感觉到有只手在摸他的口袋,他就听见那个人发出了一声像是咆哮的痛苦喊叫。

 

就在马格纳斯还在迟钝地思考他是否被偷了东西的时候,亚历克已经像个久经训练的暗影猎人般做出了反应:他抓住了那个人的肩膀然后给了他一个过肩摔。小偷飞了起来,伸着双手胡乱地摇晃,活像个棉絮填充的玩具。他重重地摔在了月台上,而亚历克的靴子正踩在他的喉咙上。

 

另一趟地铁呼啸而过,声影交错;周五夜晚的乘客们无视了那些,在马格纳斯和亚历克身边围成了一个由闪光的紧身衣和艺术发型组成的圈。

 

亚历克微微睁大了眼。马格纳斯怀疑他的反应完全是条件反射,他实际上并没有想要用应对恶魔的力量来对付一个盲呆。

-----

[1] 咳咳,‘萎靡’的原文是impotent啦,但是感觉直接翻出来有点奇怪…啧,Magnus你怎么是这样的大巫师。我更喜欢你了(喂

------

以及为什么Lofter的文字没有斜体,那段歌词应该是斜体的。

评论(2)
热度(36)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