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4

*看见注意见part1。

*真的安利大家看贝恩纪事的原著,很有趣。

*第一章已经翻了一万字啦,有点不要脸的想要评论。


-----------


1885

 

马格纳斯再一次回到秘鲁,是在他与好友卡塔丽娜·洛斯和拉格纳·菲尔一起的一项工作中。这证明了卡塔丽娜在魔法之外还拥有超自然的说服能力,因为拉格纳发誓过他再也不会踏入秘鲁一步,更别说是在有马格纳斯作为同伴的情况下。但他俩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倒是在英国一起进行过几场冒险,而那让拉格纳对马格纳斯的看法稍稍改观。然鹅,在他们和他们的委托人一起走进卢林河谷(The valley of the Lurín River)的整段时间里,拉格纳都在用眼角向马格纳斯投去怀疑的瞥视。

 

“你在我身边持续散发出这种灾祸将临的气息毫无根据,而且很伤人,你懂的。”马格纳斯对拉格纳说。

 

“我的衣服在那之后很多年,很,多,年,都一直有一股味道!”拉格纳回复道。

 

“唔,你应该把他们扔了,然后买上一些闻起来更美妙,也更时尚的衣服。”马格纳斯说,“不管怎么说,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我最近没对你干什么坏事吧?”

 

“别在客户面前吵架,男孩儿们,”卡塔丽娜用她甜美的嗓音恳求道,“否则我会用力把你俩的脑袋撞在一起的,它们一定会像鸡蛋一样裂开。”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会说英语,” 他们出手相当大方的委托人娜亚拉奎说道。

 

尴尬瞬间在整个团队里蔓延开来。他们无声地到达了帕查卡马克(Pachacamac),见到了了卵石堆砌的墙——那看起来就像一个机灵的巨人小孩所做的沙雕。这儿还有金字塔,但那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尽管如此,遗留下来的部分也有几千年的历史。马格纳斯可以感受到就连沙色的碎片里都有魔力在嗡嗡作响。

 

“我认识七百年前住在这儿的那个圣人,”马格纳斯自豪地宣布着,娜亚拉奎看起来被震撼到了,而相当清楚马格纳斯真正年龄的卡塔丽娜并没有。

 

马格纳斯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用他的魔法赚钱了。但他仍然在成长,并没有像被困在琥珀中的蜻蜓一样停滞在时间里——那些蜻蜓永恒地闪着光芒,但也永远被冻结在它们被困入牢笼的金色瞬间。但这只是在他长到他的最大身高之前,在他的面孔和身体每天都有微小的变化之前,在他比现在稍微更像人类的时候。你没法告诉那些期待着博学、古老的魔法师的潜在客户你还没有完全长大。所以马格纳斯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在年龄问题上撒谎,并且从此再没能改掉这个习惯。

 

有时,当他忘了他跟谁说过什么谎言的时候,事情会变得稍微有点儿尴尬。例如,有个人曾经问他尤利乌斯•凯撒长得什么样,马格纳斯盯着对方看了半晌,然后说:“不是很高?”

 

马格纳斯在墙边的沙子和那些墙摇摇欲坠的边缘附近观察了一下,那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一只粗心的大手撕去了一片的石头面包。他小心地保持住那种一个曾盛装来过这儿的人应有的不动声色的样子。

 

“帕查卡马克”的意思是“地震之王”。幸运的是,娜亚拉奎并没有想要他们创造一场地震。马格纳斯从没有刻意制造过地震,并且也不想再惦记着他小时候那场不幸的意外。

 

娜亚拉奎想要的是她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在征服者到来时藏起来的项链。她的曾曾祖母是一位住在阿克拉荷思(Acllahausi)——被太阳选中的女士的屋子——里美丽而高贵的女孩儿。

 

马格纳斯不太确定为什么她想要它,因为她看起来足够有钱了。但是他并没有向她询问。他们在光与影中行走了几个小时,沿着那些被时间留下洞孔的残垣断壁和褪色模糊的壁画,直到找到她一直寻觅的东西。

 

当石头被从墙上移开、宝藏被挖掘出来的时候,太阳的光线同时照亮了金子和娜亚拉奎的脸庞。那一刻,马格纳斯明白了,娜亚拉奎并不是在寻找宝藏,而是在寻找真相,寻找在她的过去里真实的一些事。

 

她会知道暗影魅族是因为她曾被仙灵(faeries)抓走。但这不是幻觉也不是魔法,这条金链在她手中闪耀着,就像曾经在她的先祖手中那样。

 

“非常感谢你们。”她说。马格纳斯能理解这种心情,他有那么一小会儿几乎是嫉妒的。

 

在她离开后,卡塔丽娜解除了身上的伪装魔法,露出蓝色的皮肤和在夕阳下显得十分晃眼的白发。

 

“现在这事儿算解决了,我有个新的提议。多年来我一直嫉妒你俩在秘鲁进行的那些冒险。所以我们再继续在这儿呆一段时间吧,你们说怎么样?”

 

“当然!”马格纳斯说。

 

卡塔丽娜拍了一下手。

 

拉格纳皱起了眉头,“当然不。”

 

“别担心,拉格纳,”马格纳斯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相当肯定没有哪个记得‘海盗误会事件’的人还活着。而且猴子也绝对没有继续追在我身后。更何况,你知道这意味着神什么。”

 

“我不想这样,我一定不会喜欢这个的,”拉格纳说,“我应该现在就马上离开,但是留一位女士在异国他乡和一个疯子呆在一起太残忍了。”

 

“我很高兴我们达成了一致。”卡塔丽娜说道。

 

“我们将会成为‘可怕的三巨头’,”马格纳斯高兴地对卡塔丽娜和拉格纳说道,“这意味着三倍的冒险。”

 

之后他们听说他们因为亵渎神庙而被通缉了。然而,这既不是马格纳斯被禁止进入秘鲁的原因,也不是禁令生效的时间。

 

×××

 

1890

 

那是普诺(Puno)美好的一天。窗外的湖水是如洗的透蓝,太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仿佛烧尽了天空中一切碧蓝和云彩的白焰。马格纳斯弹奏的旋律乘着山间清新的空气越过湖水飘进了屋子。

 

当拉格纳卧室的百叶窗被猛地撞开的时候,马格纳斯正在窗台下优雅地转着圈。

 

“你——你——你在做什么?”他盘问道。

 

“我快六百岁了。”马格纳斯宣称。而拉格纳对此嗤之以鼻,因为马格纳斯每过几周就会改变一个适合他自己的年龄。马格纳斯向上扫了一眼,“看起来是时候学个乐器了。”他挥舞了一下他新的战利品——一把弦琴,看起来就像是会被琵琶嫌弃的某个琵琶的表亲。“这是恰兰戈(charango)。我计划成为一名恰兰戈演奏家!”

 

“我拒绝把那玩意儿称为乐器,”拉格纳尖酸地评论道,“可能叫折磨工具更合适。”

 

马格纳斯把恰兰戈环抱在两臂之间,就好像那是个容易被冒犯的小宝宝。“它是件美丽而又独特的东西!琴身是用一只犰狳做的。嗯..一只干掉的犰狳壳。”

 

“这就能解释你弄出来的动静了,”拉格纳说,“就像一只迷途的、饥饿的犰狳。”

 

“你就是嫉妒,”马格纳斯冷静地评价道,“因为你不像我一样有一颗真正的艺术家的心。”

 

“噢,我肯定是因为嫉妒所以才变绿了。”拉格纳咬牙切齿地说。

 

“得了,拉格纳。那不公平。”马格纳斯说,“你知道我喜欢你用你的肤色开玩笑。”

 

马格纳斯拒绝被拉格纳残忍的评价影响到。他高冷地注视着他的巫师伙伴,拿起他的恰兰戈,开始演奏他挑衅而优美的曲调。

 

他们都听见了有人从屋子里疯狂跑出来的脚步声,还有裙子的沙沙声,然后卡塔丽娜冲到了院子里。她的白发散落在肩膀上,满脸的紧张。

 

“马格纳斯,拉格纳,我听见了一只猫在发出可怕的声音,”她惊叫道,“从那个声音里我能听出那可怜的小家伙一定是病得很严重。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它!”

 

拉格纳在窗台上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笑声。马格纳斯盯着卡塔丽娜看了一会儿,直到她的嘴唇开始扭曲。

 

“你们在勾结对抗我和我的艺术,”马格纳斯断言,“你俩就是一对同谋。”

 

他重新开始演奏。卡塔丽娜把一只手放到他手臂上阻止了他。

 

“并不,但说真的,马格纳斯,”她说,“那声音确实吓人。”

 

马格纳斯叹了口气,“每一个的巫师都是批评家。”

 

“你为什么要弹这个?”

 

“我已经跟拉格纳解释过了。我想要成为一个职业乐手。我决定要献身于恰兰戈演奏事业,并且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给不想听到的事列张表…”拉格纳嘀咕着。

 

然而卡塔丽娜却笑了。

“我懂了。”她说。

 

“女士,你不懂。”

 

“我懂。我基本上已经看明白了,”卡塔丽娜向他保证,“她叫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马格纳斯说,“这件事跟女人无关。我娶了我的音乐!”

 

“噢,好吧,”卡塔丽娜说,“那么他的名字是什么?”


评论(8)
热度(26)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