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十章: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 Part4

*看前注意Part1
*晚到的情人节快乐,虽然这次敲的字数有点少

——————————

那个红发的家伙挥舞着双手、衣衫不整地抗议着,看起来要么是在慌张地投降,要么在进行一次相当出色的“惊恐鸭子”模仿秀。
 
“伙计,”他说,“我很抱歉!真的!我不知道你是个忍者。”
 
亚历克挪开了他的靴子,用狩猎般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目瞪口呆的旁观者。
 
“我不是忍者。”他低低地说。
 
一个梳着脏发辫(dreadlocks),带着蝴蝶发卡的漂亮女孩儿抓住了他的手臂。“你太棒了!”她激动地告诉他,“你有着蛇类进攻时的那种反射神经。你应该成为一名特技演员。真的,再看看你的颧骨,你应该成为一名演员。好多人都在寻觅你这样又帅气又能自己完成特技的人。”
 
亚历克给了马格纳斯一个惊吓与请求混合的表情。 马格纳斯同情地把一只手放到亚历克的后腰并倚向他。他的态度和他扫向那个女孩儿的眼神都明明白白传递着一个信息:我的约会对象。
 
“无意冒犯,”女孩儿说道,她迅速地移开了手以便去包里拿东西,“请收下我的名片,我在经纪公司工作。你能够成为明星的。”
 
“他不是本地人,”马格纳斯告诉那女孩儿,“他没有社保号码,你没法雇佣他。”
 
女孩子看见亚历克有些失落地低着头。“那真是太可惜了。他可以成为巨星的。他的那双眼睛啊!”
 
“我知道他是绝色美人。”马格纳斯说,“但恐怕我不得不带他离开了。他正被国际刑警通缉。”
 
亚历克给了他一个异样的眼神,“国际刑警?”
 
马格纳斯耸了耸肩。
 
“绝色美人?”亚历克又问。
 
马格纳斯冲他挑了挑眉,“你得知道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不然你觉得为啥我会跟你约会?”
 
很显然亚历克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尽管他说杰斯和伊莎贝拉都这么说过。或许吸血鬼们已经回去散布了“马格纳斯把一位暗影猎人作为梦中情人”的事实[1]。可能是马格纳斯需要学着含蓄一些,也可能是亚历克在学院一直都被禁止照镜子。总之他看起来既惊恐又惊喜。
 
“我以为可能——你说过你并非冷漠无情,你懂的——”
 
“我可不做慈善,”马格纳斯说,“在我生活的任何方面都不。”
 
“我把钱包还你。”一个声音及时冒了出来。
 
红发的偷袭者打断了原本可能出现的某种美妙时刻。他挣扎着站起来掏出钱包,但却把钱包掉在了地上,还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大叫;“那个钱包咬我!”
 
所以说别偷巫师的钱包,马格纳斯一边想着一边弯下腰从水泥地上的闪亮高跟鞋森林中拾回了钱包。
 
他大声地说道:“今天就不是你的幸运日,对吧?”
 
“你的钱包会咬人啊?”亚历克问。
 
“这个咬人。”马格纳斯把钱包放回口袋。他挺高兴能把它拿回来的,不仅是因为他爱钱,更是因为这个钱包跟他红色鳄鱼皮的皮裤很搭,“约翰·瓦维托斯(John Varvatos)的那个钱包会着火。”
 
“谁?”亚历克问。
 
马格纳斯悲伤地凝视着亚历克。
 
“一个超级出色的设计师,”那个有着蝴蝶发卡的女孩儿插话道,“你知道,如果你成为电影明星的话,他们会免费送给你设计师的东西。”
 
“我总能偷到瓦维托斯的钱包。”那个红发的小偷应和道,“但我不会偷盗和售卖这个站台上任何人的任何东西。特别是你们俩的。”他给了亚历克一个近似于英雄崇拜的眼神。“我不知道同性恋的哥们儿也能像那样战斗。呃,无意冒犯。那可真是厉害。”
 
“你学到了两堂很重要的课:宽容和诚实。”马格纳斯严肃地告诉他,“你在我的第一次约会时试图偷窃,但是你现在依然拥有你全部的手指,这就是你能期望的最好的结果了。”
 
人群里传来了同情的低语。马格纳斯盯着四周,他看见亚历克的眼神有些愤怒,而其他人看起来都很担忧。显然聚拢在周遭的人群都真的相信他俩的爱情。
 
“哦,伙计,我真的很抱歉。”那个偷袭者说,“我没想过要搞砸任何人跟一个忍者的约会。”
 
“我、们、现、在、要、走、了,”马格纳斯用他最熟练的高等巫师的语气说道,他担心亚历山大会把他自己丢到地铁驶来的轨道上。
 
“祝你们约会愉快,男孩儿们。”蝴蝶发卡一边把她的名片塞进亚历克的牛仔裤口袋里一边这么说道,“如果你改变主意想要追求声望和名誉了,一定要打给我。”而亚历克像一只受惊的野兔似的跳了起来。
 
“我再次道歉!”之前的偷袭者向他们愉快地挥了挥手。
 
他们在周围人的祝福中离开了月台。但亚历克看起来似乎只想要死亡来作为美好的解脱。
 
—————

[1] 这好像是第八章怎么追求一个暗影猎人那儿的梗,但也可能只是个吐槽,我也不记得了,以后翻到再说吧(喂

————— 

Alec除了被暴露在人前的尴尬之外可能还有被发现和Magnus在约会的窘迫,典型的地下恋情状态啦,还是挺可爱的。Magnus一直维护他也很戳,明明一本正经(?)在聊天但每一句都像是调情。
不过文中用的两个同情让我有点迷茫。猜测呢,第二个同情(Sympathy)可能是围观者同情他们的约会被小偷打扰了;然后第一次Magnus同情(took pity on)Alec可能是已经感觉到了之后Alec这个深柜的敏感年轻人会受到惊吓?

评论
热度(3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