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6

*看前注意见Part1

*欢迎捉虫

----------

马格纳斯问他的朋友们是否能在普诺多呆几天,然后毫不意外地收到了肯定的回复。卡塔丽娜和拉格纳都是巫师。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对于马格纳斯来说一样,时间就好像雨水,在下落时闪着光芒,润物无声地改变着世界,却又是理所当然的存在。

 

直到你爱上一个凡人。那时时间就会变成吝啬鬼手中的金子,每一个美好的年华都需要精打细算,都无比珍贵,但一个一个又都会从你之间滑落。

 

伊玛苏向他讲述了他父亲死亡的故事,她姐姐对跳舞的热爱激励了他为她演奏,还有这是他第二次坠入爱河。他是西班牙人,也是原住民,比大多数麦士蒂索人更加混血,这对于一些人来说太过西班牙了,而对于另一些来说则恰恰相反。马格纳斯和伊玛苏讨论了一会儿那个,有关于他血管流淌着的荷兰和巴达维亚的血液。他没有提及恶魔血统,或是他的父亲,或是魔法,至少现在没有。

 

马格纳斯早已学会谨慎对待毫无保留地讲述他的记忆这件事。当人们死去,那感觉就像所有你分享给他们的你的那些片段都被带走了一般。你会需要太久太久的时间去恢复到完整,而且永远无法彻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那是个漫长而又痛苦的教训。

 

马格纳斯认为他依然没有将这点学得很好,因为他发现他自己正在等待一个时机去告诉伊玛苏许多事。他不仅是想谈论他的出身,还想谈论他的过往,那些他爱过的人——关于卡蜜儿(Camille);关于埃德蒙·海伦戴尔(Edmund Herondale)和他的儿子威尔(Will);甚至是关于泰莎(Tessa)和卡塔丽娜,以及他是如何在西班牙遇到她的。而最终他只是分解并讲述了最后一个故事,而且还略去了诸如无声圣者(Silent Brother)和卡塔丽娜差点被当成女巫烧死之类的细节。但是随着季节的推移,马格纳斯开始觉得他至少应该告诉伊玛苏有关魔法的事,在他离开拉格纳和卡塔丽娜、伊玛苏离开他的母亲和姐姐居住之前,在他俩找到一处能够被伊玛苏的音乐和马格纳斯的魔法充满的住所之前。是时候安定下来了,马格纳斯想,至少在短时间内。

 

所以当伊玛苏极为安静地建议说:“或许你和你的朋友们是时候考虑离开普诺了”的时候,马格纳斯是震惊的。

 

“什么,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吗?”马格纳斯问道。他当时正躺在伊玛苏的屋外晒太阳,心满意足地为不远的将来做着规划。这太让他措手不及了,导致他变得迟钝。

 

“是的,”伊玛苏回答道,他看起来对于需要把话说得更明白有些遗憾,“当然是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与你度过一段绝妙的时光。我们在一起开心过,你和我,对吧?”他恳求似的补充道。

 

马格纳斯以他能做到的最冷淡的态度点了点头,然后在询问的瞬间又瓦解了它,“我想是的。所以为什么要结束呢?”

 

可能是因为他的母亲、或者他的姐姐、或者他家里的某些成员反对他们两个都是男人。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发生在马格纳斯身上了,尽管伊玛苏的妈妈总是给马格纳斯一种“只要他再也不在她面前触碰乐器,他可以和她儿子做任何他想做的事”的感觉。

 

“因为你,”伊玛苏爆发了,“是你的本性。我没法和你继续在一起是因为我不再想了。”

 

“请,”马格纳斯在短暂的停顿之前说,“继续用赞美冲刷我吧。这对我来说是段极为愉快的经历,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恰恰是我希望用来度过一天的方式。”

 

“你真是…”伊玛苏挫败地深深叹了口气,“你看起来总是…昙花一现那般,好像一条穿越整个世界的闪光浅溪。不是会停留下来的那种东西,也不是会持续下去的那种东西。”他做了一个小小的、绝望的手势,就好像放任什么离去了一般,好像马格纳斯想要被放走。“不是那种永恒的人。”

 

那让马格纳斯笑了出来,突然而又无助,然后他仰起了头。他很久以前就得到了这个教训:就算在心碎之中,你也能发现你自己在大笑出声。

 

笑对于马格纳斯来说总是相当容易的,这有所帮助,但并不足够。

 

“马格纳斯。”伊玛苏叫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是真的生气了。马格纳斯思考着到底有多少次他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争论,而伊玛苏则逐渐走向了这分离的一刻。“这正是我所说的。”

 

“你知道吗?你错的离谱。我是你所见过的人中最永恒的了,”马格纳斯说道,他的声音因为笑声而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双眼因为泪水而有些刺痛,“只有这一件事从来没有改变过。”

 

这是他告诉过伊玛苏最真实的事了,他再也没有告诉过他其他任何真相。

 

×××

 

巫师们是永生的,这意味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旁观着生命基本而又和可怕的循环:新生、存活、然后死亡,也意味着他们都字面意义上地见证过百万段失败的关系。

 

“这样是最好的。”马格纳斯提高声音告诉拉格纳和卡塔丽娜,以便他们能在另一个庆典的吵闹声中听见他的话。

 

“当然。”卡塔丽娜低低地说。她是个忠诚的好友。

 

“我甚至很惊讶这段关系能维持这么久;他看起来比你帅多了。”拉格纳含糊地说。他应该得到残酷和可怕的命运。

 

“我才两百岁,”马格纳斯说,他忽略了他的朋友们对这个谎言同时发出的讥笑,“我还不能安定下来。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让自己纵情酒色。而且我想——”他饮尽他的酒,探索地看了看四周,“我想我要邀请那边那位迷人的年轻女士一起跳舞。”

----------

毕设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时间,一直跳票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强行码了这么一点儿算是预告也是对我自己的鞭策嗯,明天或者后天一定更新完 失恋!Magnus 的部分,大概还有五千字的左右的样子吧。

评论(14)
热度(20)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