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一章: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Part 7

*看前注意Part1

*本次更新3700,鼓掌。译者有病喜欢加脚注系列。

----------

“我才两百岁,”马格纳斯说着,忽略了他的朋友们对这个谎言同时发出的讥笑,“我还不能安定下来。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让自己纵情酒色。而且我想——”他喝完了他的酒,探索地看了看四周,“我想我要邀请那边那位迷人的年轻女士一起跳舞。”

 

他注意到他正看着的那位女士也向他投来了目光。她的睫毛如此纤长,几乎扫到了他的肩头。

 

可能是马格纳斯有点儿醉了,毕竟玉米酒(Chichade molle[1])向来以作用迅速和后劲可怕而闻名。

 

拉格纳剧烈地颤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那种像是猫被踩到尾巴一样的叫声,“马格纳斯,求你了,别!这儿的音乐已经够糟了。”

 

“马格纳斯的舞蹈并没有他的恰兰戈那样槽,”卡塔丽娜体贴地评价道,“事实上,他跳得挺好的,尽管是以一种,呃,独一无二且相当有特点的方式。”

 

“我的疑虑一点都没消除,”拉格纳说,“你俩都不是能让人安心的家伙。”

 

在一小段激昂的插曲后,马格纳斯微微喘息着回到了桌边。他看见拉格纳决定用头反复地撞击桌面来娱乐他自己。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拉格纳在沮丧地撞击的间隙中质问。

 

卡塔丽娜回答道,“那舞是一种优美而且传统的舞蹈,它叫做恶魔岛(El Alcatraz)。我认为马格纳斯将它演绎得——”

 

“精彩绝伦?”马格纳斯建议到,“时尚华丽?超级迷人?还是敏捷灵活?”

 

卡塔丽娜撅着嘴想了一会,然后才挑选出了一个合适的词,“相当壮观。”

 

马格纳斯伸手指向了她,“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而且传统上来说男士应该旋转——”

 

“你刚才转得相当壮观。”拉格纳酸酸地评价道。

 

马格纳斯微微欠身,“当然,谢谢。”

 

“——并且试着用一支蜡烛点燃她舞伴的裙摆,”卡塔丽娜继续道,“这是一种美妙的,生机勃勃的并且相当华丽的舞蹈。”

 

“噢,‘试着’,是吗?”拉格纳问到,“所以说使用魔法真的点燃女士的裙摆和他自己那件招摇的外套、并且在两人都卷入其中成为了旋转的火焰塔之后还一直跳下去并不是传统咯?”

 

卡塔丽娜干咳了一声,“不,那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传统。”

 

“一切都在控制之中,”马格纳斯高傲地宣称,“对我的魔法手指们有点信心!”

 

连那个和他一起跳舞的女孩儿都觉得那是某种了不起的技巧。她被包围在真实而又明亮的火焰里,她后仰着头大笑着,她翻动的黑发就像是活力四射的光瀑布,她的鞋跟碰撞出火花,好似闪尘在地面上到处飞舞,她的裙摆拖着火焰就仿佛他正跟随着凤凰的尾羽。马格纳斯和她一起旋转、摆动。在明亮的幻觉中,她可能有某一瞬间会认为他是非凡的。

 

但是,就像爱情一样,火焰并不持久。

 

“你觉得我们的种族最终会远离人类,转化成他们无法触碰也无法去爱的生物吗?”马格纳斯问到。

 

拉格纳和卡塔丽娜都盯着他。

 

“别回答我。”马格纳斯告诉他们,“那听起来像是一个不需要答案的人问出的问题。那听起来像是一个需要再来一杯的人问出的问题。让我们开始吧!”

 

他举起了玻璃杯。拉格纳和卡塔丽娜并没有加入他,但马格纳斯还是很开心地自己祝了个酒。

 

“致冒险。”他说,然后他喝下了酒。

 

×××

 

马格纳斯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了明亮的阳光,感觉到灼热的空气在他皮肤上缓缓拖过,就好像一把正在刮过烤焦的面包的餐刀。他的整个脑子都在抽痛,他病来如山倒。

 

卡塔丽娜递给他一只碗。她在他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团蓝白混合的虚影。

 

“我这是在哪儿?”马格纳斯哑声问。

 

“纳斯卡[2](Nazca)。”

 

所以马格纳斯依然在秘鲁,这说明他比他所担心的更为多愁善感。

 

“噢,所以我们进行了一次短途旅行。”

 

“你闯进了一个男人的家,”卡塔丽娜说,“偷了一条地毯并且施法让它飞了起来。然后你迅速地飞入了夜色之中,我们只能在地面上追着你跑。”

 

“啊。”马格纳斯吐出一个音节。

 

“你那时还大喊了些什么。”

 

“是什么?”

 

“我倾向于不复述他们,”卡塔丽娜说,她身体的蓝色都显得疲惫不堪,“我也不想再回忆我们在沙漠里耗费的时光了。那是个巨沙漠,马格纳斯。普通的沙漠就已经很大了,巨沙漠之所以叫这个名就是因为它比普通的沙漠还要大。”

 

“谢谢你给出这些有趣并且具有启发性的信息。”马格纳斯的声音依然嘶哑,他试着把脸埋进他的枕头里,就好像一只鸵鸟正试图把它的头埋进巨沙漠之中。“你俩都能跟着我真是太好了。我确定我很高兴能够看见你。”他小小地希望这能让卡塔丽娜帮他拿更多的水,或者再加上一把能让他用来敲进自己头颅的锤子。

 

马格纳斯太过虚弱,所以他没法自己起身去找水。治疗魔法一直不是他的强项,但他很确定现在移动会让他的脑袋从肩膀上掉下来。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他曾向很多人确认过,他的脑袋呆在它现处的位置看起来就超棒的。

 

“你曾让我们把你留在沙漠里,因为你想要作为仙人掌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卡塔丽娜平铺直叙地说,“然后你召唤出了很多小针,并把它们射向我们,而且精准度超高。”

 

马格纳斯又试着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依然模糊不清。马格纳斯觉得这就有些不厚道了,他一直相信他们是朋友的。

 

“嗯,”他保持着尊严说道,“考虑到我严重中毒的状态,你一定对我的瞄准印象深刻。”

 

“‘印象深刻’不是一个能被用来形容我昨晚的感受的词,马格纳斯。”

 

“谢谢你当时阻止了我。”马格纳斯说,“那是最好的办法。你是真正的朋友。一切安然无恙。我们可以揭过这一页了。能请你帮我拿——”

 

“噢,我们没能阻止你。”卡塔丽娜打断道,“我们试过了,但你傻笑着跳上了地毯,然后又飞走了。你一直说你想要去莫克瓜[3](Moquegua)。”

 

马格纳斯真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他的身体虚脱,脑袋眩晕。

 

“我在莫克瓜做了什么?”

 

“你没能去成那儿。”卡塔丽娜说,“但是你飞翔着,大叫着,并且试图,呃哼,在空中用你的飞毯给我们写信。”

 

马格努斯突然清晰地回忆起了风和星星在他发间的感觉,还有他试图写下的东西。幸运的是,他不认为卡塔丽娜和拉格纳能读懂他当时用来书写的语言。

 

“然后我们停下来吃了个饭。”卡塔丽娜说,“你非常坚持我们应该尝试当地一种被你叫做‘库埃(Cuy)[4]’的特色食品。事实上我们确实用了愉快的一餐,尽管你依然醉得厉害。”

 

“我很确定那时我已经清醒过来了。”马格纳斯争辩道。

 

“马格纳斯,你当时可试图跟你的盘子调情。”

 

“我是那种思想超级开放的家伙啊!”

 

“但拉格纳不是。”卡塔丽娜说,“当他发现你给我们吃的是天竺鼠的时候,他用你的盘子砸了你的脑袋。那盘子碎了。”

 

“所以我们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马格纳斯说,“啊,好吧。反正我和那个盘子之间也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很确定食物对我有好处,卡塔丽娜,非常感谢你投喂我,还把我安置到了床上——”

 

卡塔丽娜摇了摇头。她似乎很享受成为一个梦魇护士的感觉,给她不是特别喜欢的小孩讲述骇人的睡前故事。“你掉到了地上。说实话,我们觉得还是让你就睡在地上比较好。我们认为你至少会在那儿呆上一会儿的,但我们的视线才离开你一分钟,你就蹿没影了。拉格纳申称他看见你挪向了飞毯,像只发狂的螃蟹似的爬行着。”

 

马格纳斯拒绝相信他曾干过这种事。拉格纳并不值得信任。

 

“我相信他,”卡塔丽娜背叛了马格纳斯,“毕竟你在被盘子砸中之前就已经很难好好走路了。另外,我相信食物并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因为之后到处飞翔着宣称你能看见地面上画着巨大的猴子鸟儿羊驼还有凯蒂猫[5]。”

 

“天啦噜,”马格纳斯感叹道,“我完全进入幻觉了?这可是个标志。那听起来几乎像是…我有史以来醉得最厉害的时候的样子。请别问我醉得最厉害的时候是什么样。那是个和鸟笼有关的悲伤故事。”

 

“事实上你并没有产生幻觉,”卡塔丽娜说,“有一次当我们站在山上大喊‘下来,你个蠢货’时,我们也看到了地上那些巨大的图案。他们是如此宏伟而美丽。我想他们应该是从土地里召唤水的某个古老仪式的一部分。能看见它们这一件事就值得让人来到这个国家。”

 

马格纳斯依然将他的头深深埋在枕头里,但他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很高兴能丰富你的生活,卡塔丽娜。”

 

“它后来就既不宏伟也不美丽了,”卡塔丽娜回忆着说,“因为你在那些来自失落文明的神秘而广袤的设计上到处呕吐。是从高处。而且连续不断。”

 

他短暂地抱歉和羞愧了一下,然后他就有了想要再次呕吐的冲动。

 

晚些时候,当他清醒一些之后,马格纳斯去看了纳斯卡线条,并记住了那些划开碎石露出裸土的沟壑所组成的那些蔓生的、特殊的图案:一只用翱翔的姿势伸展开翅膀的鸟;一只尾巴弯曲的猴子,那弧度在马格纳斯眼里绝对是不得体的——很明显,他认为——还有一个可能像是人的形状。

 

当后来科学家们发现,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之间调查纳斯卡线条的时候,马格纳斯有点儿恼怒,就好像那些记录在石头上的图形都该是他的个人财产。

 

但后来他还是接受了。那就是人类会做的事:他们穿越时间给彼此留下信息,将它印刷在书页之间或者镌刻在石头之上。好像在时间的洪流中伸出手来,并且信任一只幽灵的希望之手能抓住你的。人类不是永生的。他们只能希望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能禁受住时间的考验。

 

马格纳斯猜测他或许能容忍人类将他们的信息传递下去。

 

但他很久很久以后才接受了这些。在他第一眼看到纳斯卡线条的那天之后他还有别的事需要完成。他还需要呕吐三十七次。

 

×××

[1] Google translate告诉我这个词组是法语,它在英语里的意思是Chicha of soft。于是我又去Wiki了一下,Chicha的意思是发酵或未发酵过的玉米制饮品,所以根据of soft和前文Magnus醉了的情节大胆推测应该是玉米酒一类的东西。若有错误恳请斧正。

[2] 纳斯卡是秘鲁东南的一个小镇,传说中的纳斯卡线条就在那儿。

[3] 秘鲁南部的一座城市。

[4] Cuy这个东西是烤天竺鼠啦哈哈哈哈

[5] 就是纳斯卡线条,这也是后面卡塔丽娜说不是幻觉的原因

--------

这大概就是醉酒!Magnus的一切了。

评论(12)
热度(21)
  1. 痛苦松鼠丢了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