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s吹,Illidan真爱粉,喜欢赤井秀一,每天祈祷梦见Clint Barton。
懒癌,日常“有生之年”。
欢迎勾搭。

【贝恩纪事翻译】第十章:真爱之路(和第一次约会)Part 5

*又爆字数了,都是因为这个意外不断的大巫师和这个内向闷骚到死的暗影弓手;

*有Magnus的前任出没,避雷注意;

*Catarina要神助攻了,准备好。

-----

餐厅在东13号到3号,靠近美国服装(American apparel)店,开在一排缺乏活力的红砖建筑中间。这是家暗影魅族开的埃塞俄比亚和意大利混合风格餐厅。它在街道特别、特别破旧的那一侧,所以暗影魅族们很少光顾它。马格纳斯有很强烈的预感,亚历克并不会想要被任何拿非力人看见他俩在一起。

 

他也曾带过很多盲呆来这儿约会,因为这是一种便于他们适应他的世界的方式。餐厅欢迎盲呆们,但主要的客人还是暗影魅族,所以有伪装魔法即使存在也被最小化了。

 

一只长颈恐龙挡住了招牌。亚历克虽然斜眼瞅了它一眼,但还是足够从容地跟着马格纳斯走了进去。

 

马格纳斯在走进大门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当第二扇门在他们身后关上的时候,一种可怕的沉默降临到了这间巨大而昏暗的屋子里。碰撞声打破了寂静,一位用餐者钻进了桌后,那是只以燃焰为眉的圣火精灵(Ifrit)。

 

马格纳斯看向亚历克,然后意识到他们看见了什么:尽管他没有穿着战斗服,但他的手臂上刺有如尼文,他的衣着也昭示着他佩戴了武器。拿非力人。马格纳斯就好像在手持冲锋枪的警察的陪伴下进入了一家禁酒时期的非法酒吧。

 

天啊,约会糟透了!

 

“马格纳斯·贝恩!”酒吧老板路易吉(Luigi)一边急急地寻觅藏身之处一边嘶嘶地嘘道,“你带了一个暗影猎人来这儿!这是突击检查吗?马格纳斯,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的!你至少可以事先告诉我一下!”

 

“我们是来社交的,”马格纳斯手掌向外举起了双手,“我发誓,只是聊聊天然后吃点东西。”

 

路易吉摇了摇头,“你没问题,马格纳斯。但是如果他试图攻击我其他的顾客…”他向着亚历克比了个手势。

 

“我不会的。”亚历克清了清嗓子说,“我在…休息中。”

 

“暗影猎人从不休息。”路易吉阴郁地说,然后将他们领到了餐厅最偏远一张桌子边,一个靠近厨房回转门的角落。

 

一个表情木然、看起来要么是厌世要么是便秘的狼人招待晃了过来。

 

“你们好,我叫埃里克(Erik),今晚将由我为你们服……哦我的天呐,你是个暗影猎人!”

 

马格纳斯痛苦地闭了一会儿眼。“我们可以离开的,”他对亚历克说,“这可能是个错误。”

 

但固执的光芒照进了亚历克蓝色的眼睛。在他瓷器般精美的外表之下,马格纳斯能看到钢铁般坚硬的内在。“不,没事的,这看起来…挺好的。”

 

“你让我感觉到危险了。”应侍生埃里克说。

 

“他什么都没做。”马格纳斯厉声道。

 

“这跟他做了什么无关,重要的是我的感受。”埃里克对此嗤之以鼻,他把菜单摔在台面上,仿佛它针对性地冒犯了他一般,“我因为压力口腔溃疡了。”

 

“压力会导致口腔溃疡的谣言在很多年前就被终结了。”马格纳斯说,“那是因为某种细菌导致的。”

 

“唔,哪些是招牌菜?”亚历克问道。

 

“在我精神如此紧张的时候我想不起来它们。”埃里克说,“一个暗影猎人杀死了我的叔叔。”

 

“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人的叔叔。”亚历克说。

 

“这你怎么知道呢?”埃里克质问道,“当你准备杀死某个人的时候难道还会停下来问他们有没有侄子吗?”

 

“我只杀恶魔。”亚历克说,“恶魔们没有侄子。”

 

马格纳斯知道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也仅此而已。他大声清了清嗓子,“或许我可以替我俩把餐给点了,然后我们可以分享它们。”

 

“当然。”亚历克说着丢下了菜单。

 

“你想要喝点什么吗?”应侍生对着亚历克单独问道,然后他压低了声音补充道,“或者你想要刺伤什么人吗?如果你克制不住你的冲动,你可以去捅那边角落里穿着红衣服的家伙。他给得小费超级少。”

 

亚历克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最终他还是开口问道:“这是个捉弄人的问题吗?”

 

“请离开。”马格纳斯说。

 

亚历克很安静,直到那恼人的服务员离开了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马格纳斯很确定他正处在一段胆战心惊的时光里,而且这一切都不是亚历克的错。还有几位客人也离开了,他们都是一边向惊恐地回头扫视一边匆忙地付了钱。

 

他们点的食物到了。当亚历克看见马格纳斯为他俩点了俄塞俄比亚鞑靼牛肉(kitfo)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路易吉确实用心了:一起端上来的还有炒牛肉(Tibs),鸡腿蛋汤(Doro Wat),辣味洋葱炖汤(spicy red onion stew),以及扁豆泥加甘蓝泥(mashed lentils and collards)。所有菜的顶上都放着一片被称作英吉拉(Injera)的厚厚的俄塞俄比亚软面包。路易吉的意大利血统则体现在一小堆通心粉上。亚历克确实对食物做过点功课,看起来就算没有被告知,他也知道他应该用手直接抓取食物。他是个纽约人,马格纳斯想,尽管他是个暗影猎人。

 

“这是我有史以来吃过的最棒的埃塞俄比亚食物了。你对吃的了解得很多吗?”亚历克问,“我是说,很明显你了解很多。别在意。那问题真是太愚蠢了。”

 

“不,不是的。”马格纳斯皱着眉说。

 

亚历克伸手拿了一口辣酱通心粉(penne arrabiata)。他一下子就被呛住了,眼中还涌出了泪水。

 

“亚历山大!”马格纳斯喊道。

 

“我很好!”亚历克喘着气,看上去相当惊恐。他伸手去拿他的那块面包,但在他试图用它擦眼睛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是块面包。他慌忙丢下面包拿起了他的餐巾,此时他已是双眼氤氲,脸上还沾着深红色的酱汁。

 

“你可一点儿都不好!”马格纳斯对亚历克说,然后他尝试了很小一口通心粉。那辣得像火烧一般:亚历克依然在对着餐巾呼哧呼哧地喘气。马格纳斯对着应侍生做了命令的手势,那其中可能还夹杂着些闪光且充满活力的蓝色火花落在了旁桌的台布上。

 

在他们附近吃饭的顾客都把桌子稍稍移开了一点。

 

“这通心粉放了太多辣酱,而你是故意这么做的。”马格纳斯在那个阴沉的狼人招待出现的时候这么说。

 

“这是狼人的权利,”埃里克怒道,“粉碎那些邪恶的压迫者。”

 

“从来没有人靠意大利面成功进行过革命,埃里克。”马格纳斯说,“现在去换一盘新的来,不然我会向路易吉告发你的。”

 

“我——”埃里克还想挑衅,但马格纳斯眯起了他的那对猫眼。埃里克撞上马格纳斯的凝视,然后决定他还是不要逞英雄为妙,“当然。我道歉。”

 

“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马格纳斯大声地评价道。

 

“是啊,”亚历克一边撕下新的一条软面包一边说,“暗影猎人到底对他做过些什么啊?”

 

马格纳斯扬起了一边的眉毛,“唔,他之前提到过一位去世的叔叔。”

 

“噢,”亚历克答道,“是了。”

他重新低下头盯着台布发呆。

 

“但他依然完全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马格纳斯试着再次打开话题,而亚历克含糊着说了点什么马格纳斯并没有理解的话。

 

然后大门打开了,一位有着一双有着深陷的绿眼睛的英俊人类男性走了进来。他的双手插在他价值不菲的西装口袋里,一大群华丽的年轻仙灵簇拥在他周围,男女皆有。

 

马格纳斯偷偷滑下了他的椅子。理查德(Richard)。理查德是个被仙灵收养的凡人。仙灵们有时确实会收养凡人,特别是当那些凡人具有音乐潜质的时候。但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马格纳斯干咳了一声。“小预警。那个刚走进来的家伙是我的一位前任。”他说,“呃,勉强算是前任。那只是一段很短暂的关系。我们俩的分手相当和平。”

 

就在那时,理查德看到了他。理查德的整张脸都扭曲了,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

 

“你这人渣!”理查德骂道,然后他拿起马格纳斯的那杯红酒泼在了他的脸上。“在你还能动弹的时候滚出这里。”

然后他继续对亚历克说道:“永远别信任一个巫师。他们会迷惑走你生命中几年的时光和你心中的爱意!”

 

“几年?”马格纳斯气急败坏地辩解,“那明明连二十分钟都不到!”

 

“对于仙灵来说,时间的意义是不同的。”自命不凡的蠢货理查德说道,“你浪费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二十分钟!”

 

马格纳斯抓过他的餐巾开始擦去脸上的酒液。他眨着眼透过红色的污迹看到了理查德离开的背影和亚历克惊恐的脸。

 

“好吧,”他说,“在和平分手这件事上我可能错了。”他试着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但那在他头发上还沾着红酒的状态下太难做到了。“啊,你懂的,前任们嘛。”

 

亚历克低头研究着台布——博物馆里的艺术品都没得到过这么多的关注。

“我不懂,你是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约会对象。”

 

这没起效。马格纳斯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想的才会认为这能起效。他必须马上结束这次约会,在他把亚历克·莱特伍德的骄傲伤害得太多之前。他希望他能为自己提前准备了一个应对这种情况的方案而高兴,但当他在桌下给卡塔丽娜发短信时他只感受到阴郁包裹着他。

 

马格纳斯沉默地坐在那里,等着卡塔丽娜的来电,同时思考着该怎么说出“别见怪。我喜欢你超过我一个多世纪以来遇到过的任何一个暗影猎人。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不错的暗影猎人男孩儿……如果你身边有任何称得上不错的暗影猎人男孩儿的话”。

 

就在马格纳斯还打着腹稿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铃声在他俩的沉默之间显得异常刺耳。马格纳斯急忙去接电话。他的手并不太稳定,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担心自己会像亚历克弄掉了玻璃杯那样弄掉手机,但他还是成功接起了电话。卡塔丽娜的声音透过线路传了过来,清晰却又意料之外的急切。卡塔丽娜绝对是个演技派演员。

“马格纳斯,有个…”

 

“紧急事件吗,卡塔丽娜?”马格纳斯问到,“那真可怕!发生了什么?”

 

“一个真的超紧急的状况,马格纳斯!”

 

马格纳斯很感激卡塔丽娜能投入地表演,但他还是希望她能别对着他的耳朵喊得这么大声。

“真是太糟糕了,卡塔丽娜。我是说,我现在很忙,但如果有生命处于危机之中,我想我没法拒…”

 

“当然有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你这唠叨的蠢货!”卡塔丽娜大喊道,“带着那个暗影猎人一起来!”

 

马格纳斯愣了一下。

 

“卡塔丽娜,我想你没完全搞明白你现在应该做的事。”

 

“你喝醉了吗,马格纳斯?”卡塔丽娜问道,“你莫非自己堕落不说,还诱使一个拿非力人——一个不到二十一岁的拿非力人——喝醉了吗?”

 

“唯一碰到我嘴唇的酒精只有被泼到我脸上的红酒。”马格纳斯说道,“而且在那件事里我还是完全无辜的。”

 

对方沉默了一下。“理查德?”卡塔丽娜问道。

 

“理查德。”马格纳斯肯定了她的猜想。

 

“行了,别想他了。仔细听着,马格纳斯,我现在正在工作,而且我的另一只手上沾满了液体,所以我这话我只说一次。”

 

“液体?”马格纳斯问道,“什么液体?”

 

亚历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这话我只说一次,马格纳斯。”卡塔丽娜坚定地重复了一次,“在市中心的‘美人吧(Beauty Bar)’里有匹年轻的狼人。她在满月之夜跑了出去,因为她想证明她依然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个吸血鬼来电告诉了我这事,但吸血鬼们不会帮忙的,因为他们从不给人帮忙。那匹狼人正在转化,但她却身处一个陌生而拥挤的地方,她可能会失去控制并且杀死别人。我现在没法离开医院。卢西恩·格雷马克(Lucian Graymark)[1]的电话关机了,他的狼群说他正在医院里陪伴他的爱人。但你没在医院里:你只是出去进行了一场愚蠢的约会。如果你去了你之前告诉我你准备去的餐厅,那么你就是最近的能够帮上忙的人了。你要帮我的忙还是继续在这儿浪费我的时间?”

 

“我下次再浪费你的时间,亲爱的。”马格纳斯答道。

 

他可以感觉到卡塔丽娜的声音里带着揶揄的笑意,“我相信你会的。”

 

她直接挂了电话。卡塔丽娜总是忙到没时间说再见。

----------

[1] 差点按照魔兽的习惯把Graymark译成灰印。卢西恩·灰印哈哈哈哈哈,莫名和谐的德鲁伊风(你

评论(4)
热度(52)

© 松鼠丢了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